毛泽东精神对现代中国人的意义

发布时间: 2015-01-28   浏览次数: 41

郭焱 13307110153

“你用平平仄仄的枪声写诗……”这一首《诗人 领袖》或许是所有描绘毛泽东诗文中最好的一篇。之所以说它最好或者说最恰当,是因为它道出了毛泽东身上相交融的两种伟大灵魂:诗人的和领袖的。

领袖之魂自不必多说,短短十几年内领导一个党完成几代人穷尽近一个世纪也未能完成的国家统一与民族独立,又在十年之内重新构建出一套政治体制并使一个国家从根本上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其领袖之才能与气魄世人皆睹之,我等也就不必赘述。

而诗人之魂却时常被人忽略。这并不是说人们不了解主席会写诗或主席诗写得好,而是人们忽略了这一份诗情给毛泽东本人带来的独特精神气质。此于毛泽东的诗文中可见一斑。人们所熟悉“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其实是写于中苏关系恶化、周边国家与中国发生摩擦以及国内大面积自然灾害之时,然而字里行间却毫无悲观或畏惧之感,反倒充满了乐观与霸气,而这正是其诗情与其雄才大略的结合。不仅是态度上的优越,诗人文学家的气质还给了他无尽的灵感,使他在指挥军队、思考政治时比仅具备书本中现有理论中死知识的其他人更加得心应手,恰如一个能够创作的诗人远胜于一个只会吟诗的书呆子。而更加吸引我的是超越其上的大洒脱。在我重又回顾他的一生时,这种从他领导党一直到建国前一直有突出显现的精神使他从高台下到了地面,变得可爱而又真实。这种精神我把它称为自由意志,即知其不可为而为之以求其真理悟其真谛的精神。或许我的定义有些狭隘,但并不妨碍我们的理解。有一个很好的例子,是主席总是背着政治局其他几个常委偷偷进城,和老百姓一起交谈吃饭等。这一精神之境界我以为也是来自其诗人之魂即更喜亲自体验接近。

那么,这两种灵魂对于现代人有什么意义呢?领袖的才能并不是人皆有之,况且还分大小高低;乐观充其量是一种心态,当你有些许成就时自然乐观,一旦有小挫折则不免情绪低落,而时间或是主动调节甚至欺骗自己都可以使人重又乐观或者说麻木;文学气质所带来的灵感与想象力也非所有人都能拥有。只剩下一个了:自由意志。

然而究竟什么是自由意志?20世纪60年代提出的纽康姆难题一直到2004年解决之前,一直为人们所争论不休,原因是它使传统的经济理性受到巨大的挑战。此一理性终极难题在2004年终为Burgess解决。但仅仅从理论上证明选择C1是理性的还不能使人信服,因为这样就违背了(经济)理性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关于这一点,美国著名哲学家诺齐克解释道:这种选择揭示了人之所以为人的本质要素——自由意志。他引用了阿西莫夫的一段评论:“我会毫不犹豫地拿走全部盒子......我自己是一个决定论者,但是对我来说很清楚任何值得被认为是人的人(相当确定地包括我自己)都会偏好自由意志,如果其是存在的......那么现在,假定你拿走全部盒子并且(这几乎可以确定)上帝预见了这一切而让第二个盒子空着。你至少表达了你的意愿,赌一次他并非全知,赌一次你自己的自由意志,并且为了这个意愿情愿放弃那一百万美元——扇全能者一耳光,为自由意志投上一票,无论多么徒劳......然而,如果你只拿走第二个盒子,你获得了你那一百万美元,不仅证明你只是个奴隶而且证明你甘愿为了一百万而成为一个奴隶,你不再是那个我所认为的成为人的人。“由此看出,自由意志是作为一个自尊自主自由的现代人的基本价值。

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说毛泽东的那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是一种自由意志,即使不是出于绝对理性的选择,即使仅仅是诗人的浪漫情怀,他也比几乎所有人都更接近于人。

这是中国人所一直缺乏的。但不同的是,人治时代不需要或者说即使产生了也无法长久存在,而如今是民主法治的时代,并且不是这样的时代会自然催生出人们的自由意志,应该是在自由意志由内激发稳定存在后才会有真正民主法治的到来。换而言之,时下在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人们压抑了几千年的物质欲望终于有道可求时,人们开始从另一个极端放弃自由意志,盲目追逐利益,一有可图之物出现就疯狂索取直至穷其资源,俨然忽视了真正的价值。当经济发展呈现宏观上的前无古人之态,仍在追逐金钱财富的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没有自由意志的国家终会毁掉一切的财富?

反观青年时期以及日后领导中国革命的毛泽东,从一个积极的马克思主义者到中国特色革命理论的建立者,无处不彰显着他的自由意志。起初受之于共产国际的帮助,中共的核心人物均为坚定的列宁主义的信奉者。在他们选择了苏联模式作为国家革命的权威模式的同时,他们也就放弃了自己作为一个独立人的自主探索自我体验的权力,甚而在他人发觉权威的错误进而找到合适的解决方法时,依然顽固不化,不知悔改。或许你会说毛泽东在一开始是先有了正确的想法,因而他的“顽固”带来的成功只是一种巧合。但纵观他的整个思想历程,从康梁到民国到马列再到形成自己的思想,后者不说,就说前三者的转变在当时恐怕也少有人能为。

这看似与现代毫无关系,而在深层次上,我们现代人就是在经历这样一个思想转变的时代。在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我们因该考虑的不仅仅是如何再去扩大,而是回过头来补上精神与法治上的缺失。经济理性的利益最大化不是眼前一两年之内的成就,而是更远的超越这一代人视野的未来的繁荣。也就是说,你的选择或许不会给你带来实质上的利益,但是这会有可能带给你的子孙更好的未来。至于这一个赌你有没有勇气去打,这取决于你是否拥有自由意志,是否甘愿放弃那无穷小的概率,是否相信人们同样能拥有自由意志。这必定是一个痛苦而漫长的过程,就像毛泽东当年被冷落在一边一样,但这时间的长短并不是问题,而是你是否坚守着你的意志直到现实上演你的预言。

在这里,我们必须要有那藐视一切所谓权威的魄力,去亲自体验现象背后的现象,得出自己的结论。不要怕结论是错的,而要时刻质问自己,能否勇于承认谬误。因为人们总是把理论与人格结合,否认了理论就好像自己也被否认了一样。事实是,理论是你的产物,难道主人丢弃所有物还要将自己也一起丢弃吗?若如此,则你就成为了一个自身产物的奴隶。而正是有了这样一群被相同思想所奴役的人存在,人类精神文明的发展一直落后于物质文明的发展。

以上是对于那些已经有所信仰的人来说的。而更多的人是处在一个“潜水”的阶段,随着弄潮儿的手势亦步亦趋。这些我们今天中国的普通大众,光靠他们自己或许并不能产生某种思想,但必须使他们的自由意志觉醒,找到自己的存在感,让他们成为这个国家真正的守护者,让他们不再仅仅依赖权威,而在痛斥社会阴暗面时找到合适的场所。

这或许是毛泽东留给我们的最好的遗产,一份由他自己践行的精神遗产,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将它从每个人心中唤起。

2013年12月13日星期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