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共和国(张茫茫)

发布时间: 2010-04-11   浏览次数: 62

我家共和国

张茫茫09300120164

 

来上大学之前家里搬家,翻出不少旧东西。其中有一个泛黄的小账簿,密密麻麻的一个小本儿,字迹要仔细辨认才能看清。我妈却像淘着宝了似的,捧在手上一研究就是半天。研究结果就是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们这个小家庭的开销主体绝对是在我身上:给我买的小画书、鞋、零食、玩具等等很明显的是我们家当时最大的“奢侈品”。

的确,自从78年计划生育政策实行,很多其他的小家庭都像这样,把重心放在家里这颗独苗子的身上——就这么一块宝,谁能不疼,谁敢不爱?其实我们家是少数民族,政策允许我妈再生一个,不过她坚决不同意,觉得那样就是犯错误,就是给国家增加负担。我长大后明白这事儿时虽说觉得有个弟弟或妹妹会很好玩儿,但也很佩服我妈当时的风度——那种国家命运与个人息息相关的、以天下为己任的风度。说真的,要是我们当时没有采取强制措施控制人口,现在的地球早就不堪重负了,所以虽然总有人在讨论计划生育带来的各种问题,但考虑到当时控制人口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这绝对是一个非常正确的、果断的决定。

 

总而言之,我是掉进蜜罐子里了。人家都说“8090后”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可我觉得我是挺知福的。我从小到大经常问我爸妈问题之一就是:“我怎么就那么幸运啊?”一点都不夸张,我小时候总觉得什么好事都让我赶上了,整天都受宠若惊。你看,1997年我亲眼目睹了香港回归祖国的怀抱,接着见证了99年底与母亲失散多年的“Macow”变回了“澳门”;两大喜事之后,我跨了世纪,成为21世纪最有希望的少年儿童;紧接着2000713号奥运会申办成功了,举国欢腾,普天同庆;GDP连年稳步上升,中国国际地位的不断提高……一切的一切发生得太快,像梦一样,我都来不及反应。等长大了些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是真的“突然”意识到——这些好事儿不止让我一个人赶上了,是所有这个时代的人都赶上了。发现了这一点虽说让我有点儿小小的失落感,可小时候的我又想,有那么多人都能跟我感受到一样的快乐,我应该更高兴。怪不得有一首歌一直唱着“咱们老百姓啊,今儿个真高兴!”,歌词特别地纯朴也特别地有感而发。现在想想小时候的想法真的挺有意思的。

 

我爸爸小时候就不在蜜罐子里,别提蜜了,连糖都没的吃。爸爸四五岁的时候有次看见街口有个卖糖的小贩嘴里嚼着糖,实在馋得不行,冲回家里从我爷爷奶奶的枕头底下拿了一块钱,找小贩买了一个一分钱的糖块——那时候,一分钱的糖绝对是最高级的饕餮了——找回九毛九分,又放回了枕头下。那时候他真是小孩子,还觉得自己第一次会买东西,还会拿一块钱找回九毛九分,多有能耐啊!结果被我爷爷狠狠一顿教训,糖的滋味没记住,只知道以后是再也不敢挪用枕头下的公款了。

也许这次事件间接导致我爸从此成为一个奋发读书的好孩子,1977年高考第一年恢复,我爸就报名参加了,跟爷爷奶奶要高考报名费的时候还不太好意思。可惜的是他们那年县里出了作弊案,把全县的录取资格都给取消了,要不以他全县第一的成绩,应该可以上所好大学。78年,爸爸尝试了第二次并如愿以偿地上了大学,那年他15岁。那时候高考跟现在是真不一样,我爸早上高考我奶奶竟然完全不知道,中午回来问干嘛去了,答高考去了,奶奶就说:“哦,又浪费我报名费啦。”所以每每看到现在家长为孩子高考焦头烂额、心力交瘁时,爸爸总要感慨一番。大学班里他是最小的,有同学比他整整大了一倍,老婆孩子都有了,可是看到恢复高考,就忍不住地想要重圆大学梦,大学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有着特殊意义的地方,它象征着知识、梦想与追求。我看电影《高考1977》时怀疑过某些情节是否有夸张成分,但爸爸说,那时候那些人就是那样的。为了大学,为了曾经失去的最宝贵的东西。

事实也证明,当年7778级的大学生们现在都在各领域有着最突出的表现。

 

四年后,妈妈也考上了我爸的大学,那时19岁的爸爸已经留校任了老师。所以虽然我爸只比我妈大一岁,但也算是在当时还挺叛逆的师生恋了。有意思的是,他们谈恋爱的时候,我爸每天给我妈讲《共产党宣言》,可以说他们的爱情就是在一本书的浇灌下生根发芽、茁壮成长的。这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共同的对知识的热爱让爸爸和妈妈走在了一起,而7778年开始恢复的高考,使他们有机会施展自己的才华,为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

 

95年爸妈被引荐到南京大学,965岁的我也随之“南下”,离开了北方家乡。

小的时候我一直是姥爷、姥姥和爷爷奶奶抚养长大的。姥爷姥姥都是知识分子,也都为国家闹过革命。文革的时候受过一些苦,也曾经苦苦思索怎样使祖国摆脱困境。而他们现在常说:“我们的国家是真的走上正道了。”

爷爷奶奶是朴实的劳动人民。奶奶原来是县里的统战部长,也可以说是个巾帼英雄了。爷爷曾被评为全国劳模,8435周年的大阅兵,他曾经和邓小平一起站在天安门上观看。这是多么大的荣誉!

所以今年的阅兵似乎对爷爷来说有着更特殊的意义:看着共和国一支支训练有素的战斗队伍和精良的武器装备,较之当年爷爷在天安门上的已经有大不同,当爷爷看着眼前壮观的阅兵队伍,再回忆起当年荣誉的时刻,更能真切的感受到我们祖国日益的繁荣昌盛。我看到,爷爷的眼睛湿润了。我也给现在不和我们住在一起的姥爷姥姥打了电话,两位老人的心情也十分激动,在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后,这样的一次国力的展示无疑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

 

在共和国60周年华诞之际,揭开这些尘封的往事,我发现,虽然我还没有陪伴共和国走过很长的路,但我心中对她的热爱并不比别人少。甚至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我的命运就与她息息相关了。生日快乐,我家共和国,愿你我一起,再见证一个又一个华夏民族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