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7: 关于周老师毁画事宜
发布时间: 2014-04-15 浏览次数: 44

l主题: 关于周老师毁画事宜

周老师:

您好!

今天上课听到您最后宣布的准备损毁所有作品的行为艺术,我非常震惊。

可能是我的艺术理解能力有限,或者是无可救药的偏见,我一直认为如果艺术有等级的话,绘画应该是在金字塔的最高层,行为艺术是在最底层。而周老师准备牺牲最高层,成就最底层的艺术形式,所以我震惊了。

我二年级开始学素描,高考前半年放弃了绘画。但是我保存了我画过的所有作品,现在墙上也还贴满着高中最后阶段写生的真人。也许比起周老师的画(比如给我们看的监狱的那几张),我的画是小巫见大巫,不要说卖钱了,被老师各种批判。仔细看看以前画的几何体,圆都是扁的,当时还自以为很圆。但是我还是舍不得扔掉。

我想请问周老师毁掉之后想做什么。如果一定要让我毁掉,现在的我只有两种理由:第一,求生,对自己以往的绘画技术很绝望,否定以往自我寻求重生;第二,求死,通过否定自我消灭自己,从此封笔。可是如果是老师上课的说法——每年画画,每年找人来破坏,如果是我,我就会不知道我该如何提笔。可能是我自己的孤僻,虽然我上课说艺术的寿命是有限的,但是我画画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画的时候知道自己在创造一种永恒的美。如果知道笔下这幅365天就寿终正寝了,我根本就集中不起热情。最重要的是毁灭了自己之后,如果再提笔,究竟是什么心情。

不过如果有人可以在这种情况下依然全心全意创作,我感觉这种精神已经是超越绘画境界的艺术了。

如果老师执意这么做,我的想法是:在大雨天,在拥挤而泥泞的过道(如地铁出口)上,将画铺在地上。路的一半空着,另一半就将画不加任何保护放在地上,让行人决定是挤在路的一边走呢,还是踩在画上走过去。我想肯定会有无论如何也不想践踏画的人,和根本不会在乎这是什么东西大摇大摆走过去的人,究竟最后是画变得又脏又破,难以辨认,再也不会有人顾虑呢,还是只有雨水淋湿画,人们却尊崇艺术呢。这恐怕也会是人类和时间和艺术关系的答案了吧。而比起一把烧毁这些画死得痛快,仍存在着形式但被污垢凌辱不堪的状态岂不是更接近现代人的困境。

我知道老师既然说出口,是心意已决。不过作为一个连自己拙劣作品仍视为珍宝的自恋而狭小的人类,我还是希望老师能再思。

陈依依

 

陈依依

你好!

很高兴你的来信,还有你的方案,我会认真考虑。

你保存自己的画是一种对过去美好梦想的封存,这和我想毁画是没有任何可联系的,首先每个人的艺术(艺术理念、艺术方式)都应该是不同的,其次我们的当下心境不同。我毁画的想法来源于对这次视频课程的准备,最近一个月我在反思自己的讲课,同时也在反复思考PPt上的哪些好的作品,其意义和价值所在。

作为一个以艺术为生的人,我需要突破,前人好的艺术太多了,我觉得怎么画也比不上他们,这是今天艺术家需要面对的现实。毁画,每一个画家会把不好的画毁掉,留下自己觉得好的画,我毁画,是把这些留下来的“好”画也毁掉,生命就是一过程,我在意这个过程,所以不在意最后的结果,毁掉之后为了画出更好的,每一年都是一个重新开始。

具体怎么做才能达到我课上宣扬的“最大功利化”,我需要系统的思考,毁掉之后我还会有哪些持续的动作来构筑这一理论体系。毁掉很容易,但是要让人理解很难,这就是艺术的目的。

周进

 

l主题: 关于今天的课、艺术的死亡、监狱和一些别的玩意儿

老师您好。

好久没有用过学号邮箱了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虽然上课说过话了但是您从来没有叫对过我的名字不过这不重要/-\。

今天上课最后的话听得人很惊讶。倒不如说真的听到个弄艺术的人说出艺术死了这种话真的让我有点害怕。越想越害怕神经病似的。

因为和同学一起来上课就不太敢发言。其实每节课都有话想说,但是要是真的每节课都说又觉得会被当成怪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三年一条代沟对班上的同学们的发言总觉得有些憋屈。觉得他们太乐观也好,太不愿意接受自己之外的想法也罢,总之是不太对路子。

可转而想想,或许也只是快要四年的大学生活让我自己对社会学政治学哲学这些说到底只是人们编出来的东西已经没有了可以奉上高塔的敬畏,对那些可以作为提高一次发言的水平的镀金而存在的名词也终于嗤之以鼻。

或许也只是从对这些东西的崇拜走向另一个极端。一个来回。也说不定不久之后又会回来。不谈。

还是说回这节课的事情。算是活在亚文化里的我把自己折腾同人的那一小块创作当做*一样的生活里最温暖和光明的一部分。尽管我知道真的做艺术和我们这些半吊子的家伙是不一样的。其实对艺术的未来这个命题我想说的本来也只有那么几句话。未来就是明天。时间结束之前未来都会来的。不只是对于艺术,也是对于所有人,问题只在于有没有人让艺术活到这个明天。听到的关于艺术已死而艺术家永存的论调虽然早就足够了,但艺术家死绝的那一天我还没有看到。

就算出于专业的原因我们都已经对环境的恶化和接踵而至的人类的灭亡看得切近而平淡。

但我永远都是那个想法。还想着艺术,想着艺术有没有未来,想着我的艺术还有没有未来的人,都是活着的艺术家。

所以艺术家大概会是仅次于蟑螂之类的比普通的人类还能活的一种东西吧。

另外在今天的讨论里听到了很多把艺术品和艺术混在一起说的观点。我对这些并没有什么研究,但我想这样毕竟是略有一些不妥的。

总之就算说出了艺术死了的老师,都还是想要用这次死亡让它回光返照一次的不是吗。

就算这种回光返照只在生死相交那一瞬间。

……其实这些都不是重点。

从第一次看到老师的那些监狱我就已经很喜欢老师的画。气氛和颜色。听到老师的灵感是来自我曾经相当有所共鸣的那本书的时候甚至产生了一些莫名的感动。

 

吕黎晖

你好!

很高兴你这个不用学校邮箱的人能给我写信。

我也有这样的担心,这门课太神经病,会让大家觉得难受。而且其中的言论未必能通过学校的审查,因为其名意是要向社会公开视频的。所以我只在乎是否表达了我的观念,而不期待结果。

从你的信中我看到了矛盾与纠结,其实这种状态我天天都有,越是在思考问题,就越严重,所以我必须要通过艺术释放出来,这是我的出口。

艺术有没有未来其实跟我们都关系不大,世博会来了7000万人,有人对你起到作用吗?所以即使艺术的未来一片灿烂,那也未必是我的未来。

很感谢你的提醒,艺术和艺术品不能混为一谈,我们需要的是艺术的精神力量,在艺术中感悟与求索,这本身就是一种艺术了。

很感谢你喜欢我的画,但是我准备毁掉它们,所以不能送人。

周进

版权所有 © 视觉艺术与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