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4:关于艺术家的讨论
发布时间: 2014-04-15 浏览次数: 25

l主题: 我觉得艺术家是疯的

周老师:

您好!关于您课堂上的讨论,由于当时未准备好,课后思考后有一些想法想要讨论一下。

关于那个艺术家是否一定是疯子,我觉得艺术家是疯的,但是并不是什么时候都一直处于疯的状态。他们会对艺术,美,以及幸福有相当高的追求,这也就使得他们脱离人群,脱离社会。有人说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所以艺术家们在表达他们内心的追求时会对美变化提升甚至扭曲,为了更好地表达他们感情。在创作时会疯癫,忘我,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但是当不进行创作时,他们应当是正常的。而能否回归正常状态就取决于艺术家自身经历。如果一生安定,过的富足就不会沉浸于精神世界,能够正常生活,像毕加索,齐白石之类。而那些一生命运不舛,不得志,就会愈加的沉浸在理想,创作中,不想回归现实,最后疯狂,甚至选择自杀来解决自己,追求到理想的幸福。像哥哥张国荣,就是从小孤寂被冷落,父母不是很关心,从而抑郁,不得开解,以致于最后自杀。

这只是我的一点想法。不知道是否正确。还请老师指导。谢谢您!

祝好!

温泽

 

温泽:

艺术家是不是疯子是一个久远的话题,艺术家因为惊世骇俗的行为招致世人的注意与反感,的确是处于疯的状态。有一个问题,人,作为高级动物的人,不也与动物一样会疯疯癫癫吗?所以我很同意的你的观念,艺术家在创作中疯了,在生活中也疯了那只是创作的副产品。如果不影响他人和社会,也不会有人在意。

每个人的生命轨迹不同,富贵在天,成功的艺术家固然光芒万丈,不成功的艺术家只能继续“疯”下去,这一点恐怕是人类社会存在的通则。

周进

 

l主题: 艺术家是疯子吗?

周老师你好!我今天虽然发了言,但我感觉自己还是紧张了,后面有些话没有表达出来,所以就再次写邮件打扰一下,表达一些我的看法。

我觉得艺术家就是有一种独特眼光,他们善于发现我们普通人所无法发现的事物、精神的美,但是对于这对于这美他们又无法解释,就像是哲学家一样。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讲,艺术家也就是哲学家。但是如果他们深陷在这些问题里难以自拔,就会陷于一种癫狂的状态。不过,无论怎样,他们会将他们认为美的东西用他们自己的表现形式表达出来。正是他们的独特性,造成了他们让人难以理解。

但是,反过来讲,我们认为他们精神异常,但在他们眼里,我们才是异类。我们没办法用一个标准去界定什么是正常,什么是异常,就我来看,对于艺术家们在我们看来异于我们的精神状态我们要学会理解和包容。就像南北朝时期的谢灵运,他的个性是暴虐的,但是他确实极富有艺术才华,我们就要对其包容,让他们有一个适合创作的环境,展现他们的灵气和对这个世界的见解,这样才会有伟大艺术家、艺术品的诞生。我认为在这一点上中国是有所欠缺的,这就需要我们这一代人做出改变。我们不应该把艺术家看成是异类,艺术家我认为往往其实是时代的先知,这也许就是为什么很多艺术家会在死后成名的原因。我们并不需要完全理解他们,我们要做的就是给他们足够的空间去释放他们的才华,去把我们对艺术的理解和他们进行交流。

同时,我也认为,艺术创作需要这种疯狂的状态,这就是为什么许多艺术家会酗酒、抽烟,他们常常想从癫狂中想明白一些他们在清醒时所想不明白的东西,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获取灵感。尽管他们有时只是发掘出这些问题答案的一角,但是这一点点的灵光就足以创作出伟大的作品。

 

王儒宇:

很高兴在清晨读你的来信。你的课堂发言很好!

第一、什么是正常?什么是异常?这个问题有意思,没有创造力会很正常,意味着天下太平,有创造力可能会引起不安,在正常人看来是不正常的。再者,法律和道德界定的是正常,甚至风俗习惯也会成为法律,多少人被世俗的眼光杀死。

第二个问题,我们应不应该把艺术家看成是异类?问题是,西方社会也会把艺术家看成异类,人会把与自己不同的东西看成异类,这一点无法改变,所以我们无法学会理解和包容,交流与沟通是一种办法,批判与思考也是有效的办法,我觉得,今天在中国,我们缺乏的是敏锐的眼光,当我们知道了什么是好的艺术,就不会被假艺术、伪命题所蒙蔽。

周进

 

l主题: 疯子般的艺术世界

其实我个人并不是很喜欢“疯子”这个词,仿佛是多数人占了少数人的便宜,似乎因为世界上绝大部分的人都这样正常的生活,于是其他那些不这么做的就被无情的标记为另类,疯子。但我始终觉得他们的行为方式无可厚非,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

于是这样说来,就不存在艺术家是否一定要疯而已这个争论了。疯只是一个形容词,如果我们不用“有色眼镜”了看待这个问题的话,又何来疯子呢?

孙琳

 

孙琳你好:

很高兴收到你的邮件。

你的观点是世间没有疯子,只不过是有些人的生活状态与方式与他人不同罢了,其实我不同意你的看法,这样会模糊一切问题,从医学上讲,神经错乱、精神失常就是疯子,疯子有文疯子与武疯子,如果一个人一直行为失常,那么我们只能认为他疯了,难道你还会和他正常交往吗?如同我上课时碰到几次,一个中年入时男人,看上去发福得厉害,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走进教室大声宣布:“我叫潘老师,请大家关注百度、搜狐、新浪、人民,我的信息全在上面……”

艺术家真疯了的很多,各有各的疯法。当然也有装疯的,那比真疯子更可怕。赵鑫珊说:“疯子不疯的时候才可怕。”

所以,我认为大家不存在“有色眼镜”问题,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耶!

周进

版权所有 © 视觉艺术与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