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讲 资本主义“精神”
发布时间: 2016-03-08 浏览次数: 426

第八讲 资本主义“精神”

(第一编第二章)


一、什么是“资本主义”?

我们对“资本主义”已经充满了前理解和偏见

[ð中学教科书上的理解:价值判断和进化论模式]

马克思:“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例如社会发展五阶段论:提问美国南北战争时期是什么社会属性?


资本主义“精神”(The Spirit of Capitalism/Der “Geist” desKapitalismus)

[提问:假设你有了一亿人民币会怎么花?]


韦伯对资本主义的理解:

……这对象只能是个‘历史实体’(historisches Individuum),也就是说那必定是个在历史真实当中的各种关联的复合体,是我们就其文化意义(Kulturbedeutung)的观点在概念上总绾成一个整体的那种实体。”——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第23


补充:历史实体-理想型

并非韦伯发明的概念,而是由Jellinek创造;

容易造成的误解:“理想”并非指希望达成的目标;翻译为纯粹型、理念型;

实质:思维图像(Gedankenbild),将某些特质推向极端,“提纯”;[受到理念论的影响,例如圆的本质规定性——现实中并没有完美的圆]

目的和功能:概念工具:理解文化意义(Kulturbedeutung/ cultural meaning);启发手段;韦伯的用法:资本主义、理性主义

[我们已经不自觉地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理想型:例如高富帅、张江男]


韦伯对研究对象概念的态度:不要在一开始就给自己设定太多的条条框框

终极概念的掌握并不在于研究的开端,而必定是在研究的结尾。”——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第24

——类似于我们所说的“止于至善”


价值判断无涉(阙如)

Werturteilsfreiheit


二、对资本主义精神举例说明

Ø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1706-1790):

韦伯为何为用富兰克林作为资本主义精神的代表?韦伯1904/05年的美国之行看到了生机勃勃的新大陆。

传奇的人物,当代的“全才”(类似于达芬奇),在很多领域都有建树

生平:发明家(乐器、避雷针)、电学家(风筝-雷电实验、首次提出正负电子说)、气象学家(研究龙卷风);出版人;国际象棋高手、起草《独立宣言》,主张废奴;第一任美国驻法大使;宾夕法尼亚州主席;

“第一个美国人”;“清教徒美德的无暇代表”;

172620岁)总结出“十三种美德”:节制、寡言、秩序、决心、俭朴、勤勉、诚恳、公正、适度、清洁、镇静、贞节、谦虚;

据说非常节俭,近乎吝啬:不吃肉,因为肉太贵,只吃鱼肉

1748《给一个年轻商人的忠告》(Advices to a young tradesman)

富兰克林式的资本主义精神:禁欲、节制、苦行

“时间就是金钱。”

“信用就是金钱。”

“钱能生钱,钱子还能生钱孙,如此生而又生。……杀死一头母猪,等于是杀死了它所能繁衍的成千上万头猪。毁掉五先令等于是谋杀了(!)它所能孳生的一切,不知有多少磅。”(第24-25页)——动画片《阿凡提》中也有类似的记载。所以富兰克林被印上了美元。


Ø雅各·富格 vs. 富兰克林:

雅各·富格和富格家族:家族三代经商,主要从事金融行业。巅峰的时候同时为哈布斯堡王朝和梵蒂冈理财,发展了广大的商业网络、矿山、商栈。

格言:“只要有可能就要赚。”(第27页);

但韦伯认为富格和富兰克林两人之间存在一种根本的不同。

富格:“商人的胆大无畏和一种无关道德的个人嗜欲”;

富兰克林:“一种带有伦理色彩的生活样式准则的性格”。


三、资本主义精神的界定

本文所谓的‘资本主义精神’的概念,就是在此种特殊意涵下指称的。当然,指的是近代资本主义。因为,此处所谈的仅止于此种欧洲-美国的资本主义,这自然是由于提问的方式使然。在中国、印度、巴比伦,在古代与中世纪,都曾有过‘资本主义’。然而,我们将看到,它们全都欠缺那种独特的风格

——《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第28

Ethos;韦伯区分了广义/狭义两种资本主义

人类各个时期和各地区都出现过广义的资本主义;但他的研究对象是狭义的(近代、欧洲的)资本主义。


几种类型的资本主义(理想型):

ü掠夺型资本主义:通过战争、掠夺、投机冒险获得财富;代表原型:强盗贵族

ü社会遗弃型资本主义:放高利贷;代表原型:犹太人

ü传统型资本主义:企业为了特殊而有限的目的,而不是为了财富和利润的持续积累而建立

ü合理型资本主义:严格簿记、采用合理化手段、不懈地追求利润


……尤其是这‘伦理’的至善(summum bonum)——赚钱,赚更多的钱,并严格回避一切天生自然的享乐——是如此全然褪尽一切幸福主义甚或快乐主义的念头而纯粹认为这就是目的本身,因而单就个人而言自己的‘幸福’或‘利益’而言,这不啻是完完全全的超越,而且简直是极为不合理性。营利变成人生的目的,而不再是为了满足人的物质生活需求的手段。——《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第29-30

反对快乐主义、享乐主义:以劳动和赚钱为目的本身(Selbstzweck/self-purpose)

职业义务(Berufspflicht)

事实上,这种职业义务(Berufspflicht)的独特思想,如今我们是如此地熟悉、其实却又如此地不认为是理所当然,因为这乃是个人应当感觉到的一种义务……此一思想正是资本主义文化的‘社会伦理’独树一帜的特征,而且就某种意义而言,真是其本质之所在。然而此种思想应该不单是在资本主义的基础上才能发生滋长,反之,我们后文将会试图追溯到过往以究明根底。”(第30页)


韦伯的资本主义批判

现今的资本主义经济秩序是个巨大的宇宙,个人呱呱坠地于其中,对他而言,至少作为个体,这是个他必须生活在里头的既存的、事实上如铜墙铁壁般的桎梏。这宇宙强迫个人奉行其经济行为的规范,只要个人是卷入市场关系中的话。制造业者要长期背此规范而行,注定是要被市场经济淘汰,就像劳动者不能或不适应这样的规范,就会变成失业者沦落街头。——《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第31

铁笼(eisenes Gehäuse/ iron cage)

[史上最伟大的公务员:卡夫卡《变形记》]

[ð卓别林:摩登时代(1936,Modern Times)]

泰罗制:人成为流水线上的一个环节,工厂整洁明亮,一切被安排地井井有条

人的多样性和情绪被认为是流水线上唯一不可控的因素,所以要消灭人性。机械和资本原则内化到个人内部。最求效率最高,资本自身的增值。

资本主义的原则贯彻到各个角落,个人无法逃遁,身体动作也受到规训


反驳天真的唯物论

……适合资本主义特性的那种生活样式与职业关若要是能被‘筛选’出来,亦即从其他种类中胜出,那么它们显然首先必须是既已形成的,而且并不是形成于个别孤立的个人,而是人群团体所具有的一种观念见解。……天真的历史唯物主义认为那种‘理念’是作为经济状况的‘反映’或‘上层建筑’而产生的,……”(第31页)

韦伯:麻萨诸塞州:资本主义精神先于资本主义发展

例如五月花登陆新大陆的先民,基本上一穷二白、白手起家,基本没有财富的积累,从零开始。


四、资本主义 vs. 前资本主义:

前资本主义:“所谓‘前资本主义’指的是:理性的经营方式的投资与理性的资本主义劳动组织尚未成为决定经济行为取向的支配力量。”(第34页)

营利欲/贪欲(Erwerbstrieb)

auri sacra fames accursed hunger for gold,拜金欲/贪欲)

“资本主义与前资本主义‘精神’之区别,并不在这点上。”(第32页)

“资本主义无法雇佣毫无纪律的随心所欲(liberum arbitrium)者来做劳动者。”(第33页)

“对于钱财的‘欲求’有多大程度不同的发展,并非区别的分殊所在。贪财与吾人所知的人类历史同其久远。”(第33页)——各个时代和所有文明中都有贪欲。


传统主义(Traditionalism)

披着‘伦理外衣’、受着强烈规范束缚的特定生活样式意义下的资本主义‘精神’,首先必须相搏斗的对手,是人们可以称之为传统主义的那样一种感觉与作风。”(第34页)

在对德国的工厂和工人考察中,韦伯发现有些工厂采取论件计酬,但在提高单件工资之后,产量反而下降。

知足”的心态

人们并非‘天生’就想要赚得愈多愈好,而是想单纯地过活,过他所习惯的生活,而且只要赚到足以应付这样的生活就好。”(第35页)

……在此情况下,不仅绝对需要有高度的责任感,而且一般还得具备一种心态,那就是至少在工作的时候去除掉不断计算怎样才能最悠闲最不费力又能赚到同样薪水的想法,并且把劳动当作绝对的目的本身——‘天职’——来从事。然而这样一种心态绝非天生自然的。不管高薪还是低薪都无法直接产生出这种心态,它只能是长年累月的教育过程的结果。”(第37页)

因此,韦伯认为心态(Mentalität/ Mentality)是使人摆脱传统主义的关键因素。

必须首先产生出一种职业义务。


天职(Beruf/Calling)概念:

举例一:女工

最完善的经济教育可能性大大地呈现于这群少女身上。思考的集中能力、‘对工作负有义务’的绝对专心态度,在她们身上往往特别与积极计算获利多寡的严密经济性,以及冷静的克己自制结合在一起。以劳动为目的本身,以及符合资本主义所要求的以劳动为‘天职’的观念,在她们身上找到最为有利的土壤,而通过宗教教育的结果,战胜传统主义因袭章程的机会也最大。”(第38页)

提问:适应资本主义的能力和宗教之间的关联性?


举例二:企业家

悠闲状态被打破

有个出身某批发货庄家庭的年青人从城里来到农村,精心挑选符合他需要的织工,逐渐强化对他们的监督和控制,以此使他们从农人转变为工人,另一方面,通过尽可能直接接触终端客户的方式,将零售业务全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并亲自招揽顾客,年年案例造访他们,尤其是完全因应客户的需求与愿望来调整产品的品质以迎合他们的‘口味’,同时开始实行‘薄利多销’的原则。如此一来,这样一种‘理性化’过程无论何时何地总是会发生的结果,这时也出现了:若不跟进,就得退场。田园牧歌的场景,在激烈的竞争苦斗展开下,全面崩解……”(第42页)

……巨额的财富赚了来,但不放贷取息,而是不断投资到事业上;昔日安逸舒适的生活态度,让位给刻苦的清醒冷静;迎头跟进的人就出人头地,因为他们不愿消费,只想赚钱;仍想按老路子过活的人势必得节衣缩食。而且,在此至关重要的,在这类的情形里通常并不是什么新货币的注入,才带动了此番的变革……而是新的精神,亦即‘近代资本主义精神’,灌注了进来。”(第42-3页)


理性化-近代资本主义精神


少有人能坦率承认,真是这样一种‘新式的’企业家,唯独具有一种异常坚毅的性格,方能始终保持清醒冷静的自制,从而避免道德上和经济上的沉船灭顶;除了眼光明锐与行动力具足之外,尤其是极为坚决且高度突出的‘伦理’资质,才能使他在这样的革新里赢得客户与劳工绝不可或缺的信任,一直保持张力以克服无数的对抗,尤其是能够担负起现在所要求于企业家的、与安逸的生活无法并存、甚至与与日俱增紧迫密集的工作。这些是与适合于过去的传统主义迥然有异的另外一种伦理资质。”(第42-43页)


变革的承担者/担当者——联系:方法论的个人主义


……开创此种变革者,通常并非经济史上任何时代都惯见的那些蛮勇厚颜的投机者与经济冒险家,也不是那些只不过是个‘大金主’的人,而是在严苛的生活训练中成长起来,心细又胆大,尤其清醒且坚定、敏锐且全心投入工作,带有严格市民观点与‘原则’的人。”(第43-44页)

意义何在?

传统主义的看法:此种生活样式是如此的非理性

前资本主义的看法:贪欲的产物

经济的理性主义:桑巴特;进一步追问:‘天职’观当中的那个非理性的要素,到底是从何而来的问题?

那个曾经是而且至今一直都是我们资本主义文化最特色独具的构成要素,亦即‘天职’思想与职业劳动献身……得以从中滋长茁壮的那种‘理性的’思考与生活,到底是何种精神孕育出来的?在此,让我们感兴趣的,正是存在于此一‘天职’观当中的那个非理性的要素,到底是从何而来的问题?”(第5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