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子学器件与工艺
中国高端光通信器件产业的突破之路
发布时间: 2013-01-11   浏览次数: 105

 

中国高端光通信器件产业的突破之路

1/11/2012 武汉邮电科学研究院和东湖高新区管理委员会今天在武汉光谷金盾大酒店召开以“推进中国高端通信光电子器件发展并突破核心技术的措施研究”为主题的研讨会。邀请国内主要光电子企业和国家千人计划入选的海归光通信专家共聚一堂,讨论如何实现国内光通信器件行业产业结构升级?怎样尽快在高端器件及核心技术方面取得突破?等许多有意义的课题。

这样的课题让我们再次想起了前飞通光电总裁黄章勇先生为飞通制定的“以振兴民族光电子产业为己任”的公司宣传口号,想起了过去十多年来甚至更长一点历史以来许许多多的新老中国光通信人为振兴这个产业所做出的种种努力。光纤在线见证了2000年以来中国光通信产业的起起伏伏,见证了许多海归学子归国创业的前前后后,也见证了中国光通信产业在这十多年间的巨大进步。如今我们拥有世界发展最快的光通信市场,拥有世界第一和第三的光设备企业,拥有世界最大的光纤光缆制造能力,可是除了光迅通过和WTD的合并进入世界前十大光器件企业之列,昔日一些明星的光器件企业飞通,飞博创,高意先后都成了外资公司,更重要的是在高端器件生产开发领域我们同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严格说并没有缩小多少。正因为如此,我们说华为中兴在光通信设备领域的光荣是不踏实的。正因为如此,今天有必要让这么多企业家,学者,政府领导坐下来一起讨论这个问题。

差距没有缩小的原因在哪里?第一,政府和社会的重视不够。用多年以前国家光电子器件开发软课题组负责人的话说,相比手机,光伏这些,光电子器件明显“显示性不够”。光电子器件只是光通信设备中一个很小的组成部分,很难让外行人明白它的重要作用。另一方面,国家重视高铁,新能源这些领域的投资和产业政策,却迟迟没有推出对光电子产业,对信息产业有重要拉动作用的国家级的宽带战略。在美国运营商宣布要千兆入户的时候,我们还在为20Mbps入户带宽的真假辩论。第二,资金的问题得不到解决。光电子器件的开发和生产对于仪器设备的需求极高,对于投资的需求也极高,开发周期也普遍不是一两年就能完成的。正因为如此,多年来我们见证了许多一流的海归专家在创业初期拿到第一笔资金后,因为无力继续投入研发,只有生产开发一些低水平的短平快的产品,靠价格战先求生存,也基本丧失了继续从事尖端技术研发的能力。最近几年各地地方政府以土地为诱惑吸引一些海归专家归国创业,我们也因此看到一些海归创建的光通信企业的主业竟然是房地产。第三,投资人期望过高,耐心不够。连钱学森这样的大科学家在回国刚开始领导导弹研究的时候都无法保证一次成功,为什么要要求海归的科学家短时期做出和国外一样水准的产品。这背后需要的人力资源,环境资源等等却没有人去关心。第四,领军企业对民族产业的责任感不够。刚刚去世的世界级的光通信科学家厉鼎毅先生一个重要的开发哲学就是器件研发者一定要懂得设备级的知识。光器件企业要创新离不开和设备商的合作。10G模块公司深圳极致兴通的后来居上和研发负责人在设备公司的经验密不可分。但是并非所有光器件企业都有这样的幸运。多数企业根本够不上国内几大设备商的采购门槛,勉强够上的经常也要陷入卖的多,赔得多的怪圈。在研发阶段就能给予器件厂商支持的,烽火可能比其他厂商做得都要更好。第五,善于挖潜找利润,不善于创新创利润的经营氛围。多年以来,做得好的国内光器件企业不是新产品开发好的企业,光纤在线年年光博会找企业要新产品,年年连10个像样的新产品都凑不齐。现在许多企业利润的来源基本上靠提高良率,降低成本获得。创新一般而言都在嘴上。第六,失去了高校和研究所这一创新的来源。中国第一批光器件企业基本上都是依靠国有高校,研究所的科技人员创立的。比如福州晶体所对于光学器件,23所对于无源,44所多于有源,41所对于仪表,当然少不了邮科院器件所的贡献。可是近十多年来,已经很少有高校和研究所能进行器件级别的研究。除了半导体所和郑州仕佳,浙大和南方通信在PLC的合作就基本举不出更多的例子。第七,走不出的价格战。这方面的根源实际在于运营商的采购政策,以PLC为例,价格已经低到让新进入PLC芯片领域的好几家公司甚至面临灭顶之灾。

原因例举了许多,对策也并非没有。我们的建议是一靠国家的政策和扶持,二靠上市公司的资金优势。国家要有政策保证新兴光器件企业的市场前景,保证新兴公司有充裕的环境进行尖端产品的开发,避免国内优秀光器件企业被外资并购。今天的中国光通信工业有了比以往更多的上市公司,更多的国际人才,今天的中国光通信工业也比以往有更多的实力实现海外并购。小而精的企业,比如华为当年并购的Optimight和CIP,应该是中国光通信企业海外并购的优先目标。不同于十年之前,收购之后中国企业也不要急于把人员遣散,把设备搬回中国。

最后我们以一个例子结束这篇文章。1988年进入光无源器件鼻祖美国E-Tek最早从事光隔离器开发的台湾著名光通信企业家贾心乐后来在接受台湾媒体采访时曾回忆说:“这是一個非常小,很有家庭氣氛的一家公司,创业初期是一个家族企业,比较沒有商业观。我们在的时候,主要做的是美国国防部的计划。在那个状况下,比较重视研发,不太知道什么是賺錢,也不太清楚什么可以賺錢。”什么时候中国的新兴光器件企业也能有贾心乐当年的这份从容,没有太多的商业观的时候,中国光电子器件大举创新的机遇也许就真正到了。

本篇文章来源于光纤在线网(www.c-fol.net),原文链接:http://www.c-fol.net/news/content/7/201301/20130111081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