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易老天难老

发布时间: 2015-01-28   浏览次数: 19

丁力 12307130332

华夏之地,孕育了多少英雄,中华之魂,铸就了多少豪杰。

纵横捭阖,他以他的果断,他的睿智,他的远见,书就传奇的一生;书生意气,他以他的豪迈,他的自信,他的才华,创作激扬的诗词;力挽狂澜,他以他的坚持,他的顽强,他的信念,谱写悲壮的乐章。

他已深深印刻入中华的历史,融入中国的血脉。在他的带领下,人民摆脱了亡国的命运,在他的指引下,崭新的中国屹立于世界的东方,在他的激励下,民族崛起的梦想将照亮蓬勃生气的中华大地。

翻开他充满传奇的一生,这里有挥斥方遒的少年青春,有热泪欲零的爱情悲欢,有谁主沉浮的荡气回肠,有霹雳暴动的战争硝烟。这里有临江而弄潮搏浪的激昂,有登山而依天抽剑的豪放,有风流人物俱往的慷慨,有人间正道难行的沧桑。这里有鲲鹏展翅、扶摇青天的恢宏遐思,有暮色苍茫、乱云飞渡的从容气象,有坐地巡天的浪漫华章,更有闲庭信步的释然情怀。

胸怀天下,心系人民,传奇尚行未远,豪情犹可追忆。


鲲鹏击浪从兹始

窗外是呼啸的寒风,街上的行人不多。在这个萧瑟的季节里,图书馆倒也显得清静,除了偶尔几个来看书的人,剩下的就只有一片寂静了。或新或旧的书籍安静地躺在藏书房的书架上,既有古代的典籍,也有西方的译作,它们在这新开不久的图书馆中,等待着渴求知识的人将它们捧起。一张世界大地图,挂在图书馆的墙壁上,中国只占了不大的面积,而湖南只占了中国的一小部分,至于韶山,更本没有被标注。

少年的脚被这个季节标志性的寒冷冻得微微发痛,将沉浸在对知识的收获的享受中拖回了现实。他起身活动了两下,经过那幅世界地图时,与往常一样,停了下来。他久久地凝视着地图,陷入了对社会,对世界,对未来的思索。

自小就接受私塾濡染的少年,自从接触到了书籍这片广阔的土壤,他的眼界便一下子开阔了起来。中国古典的诗词文章,成了他终身的兴趣,西方的先进思想,为他拓宽了思维的方式。从阅读中获取知识,他也不忘联系实际,不停思考。面对社会的混乱与黑暗,他思索如何推进社会的变革,结束这悲惨世界;面对人民的贫穷与苦难,他思索如何摆脱这现状,让人民的生活得以保障;面对国家的动荡与分裂,他思索如何使中国挣脱落后与腐朽,告别军阀混战的时代。

他相信,人生在时间,不是注定要过痛苦的生活的。世界上存在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制度,所以世界大多数的人都陷入痛苦的深潭。这种不合理的现象,是不应该永远存在的,是应该彻底推翻,彻底改造的!总有一天,世界会起变化,一切痛苦的人,都会变成快活的人,幸福的人!

在这片养育他的土地上,他汲取着先辈们的思想:纵身跃入汨罗江水的屈原,以其赤忱的爱国深情,不与世俗同流的高风亮节,深深感染着他;收到排挤而被贬长沙的贾谊,因才华满腹不被重用而只得无奈兴叹,引起他良久感慨;辛弃疾在长沙建飞虎军,招募步骑兵数千,配备精良武器,日夜严格操练,在抗金中大显神威,燃起他心中建功立业的无限渴望。梁启超的思想激励着他,中国“欲安富尊荣,新民之道不可不讲”。国家思想,民族大义,进取冒险,自由权利,自治进步,映入了他的心中。

他深知人民的疾苦,社会的时弊,民族的危机,祖国的前途,立志要以救国救民为己任,复兴中华为宏图。而他的传奇,才刚刚拉开序幕。


横扫千军如卷席

天空全是铁片的乱哄哄的声音,在头顶上方,许多巨大的铁块崩裂开来,纷纷跌下。霎时间,密集的机关枪声和迫击炮弹的爆炸声响成一片。爆炸的炮弹皮,不是从耳边飞过,一股股噎嗓子的硝烟,从身边腾起。敌人加紧了攻势,更猛烈的炮火向山头袭来,硝烟遮住了视线,弹片与碎石在四周横飞,山下的敌人像蚂蚁一样涌向山来。他指挥若定,鼓励战士们奋勇杀敌,用计谋包抄敌军,瓦解了敌人的数次攻击。经历了几次战斗,山林又终于恢复了安静。

又是一次漂亮的胜利。经历了数次战斗的他,指挥作战能力得到了提高,军事才能逐步显现。这哺育新中国的摇篮,燃起农村革命的星星之火,也成了他战场指挥生涯的开端。

经历了叛变革命,与自己有共同理想的同志们没能逃过一劫,他意识到了光靠政治是不足以推动中国变革的,党必须要建立自己的武装,他走上了依靠军事革命的道路。

自从秋收起义受挫后,他带领着战士们转向农村,转向山林,当起了“山大王”。敌人的屡次进攻都被粉碎,他的用兵之才,着实让平日认为他是个“教书先生”的人都大感意外。

从多次的战斗经验中,他总结出“枪杆子里出政权”的理论,更发展出农村包围城市的独特并且后来被证明是正确的看法。自此,他似乎如有神助,几乎每一个所作的判断决定,都与事实的结果一致。这也奠定了他用兵如神的神话的开始,他的军事思想开始逐步形成,从实际出发成了他恪守不变的信条。

笔与剑在交叠,文人与战士在凝结,诗人与军事家开始契合。


雄关漫道真如铁

已走了不知多久,四周还是茫茫无边的草原,在草丛上面笼罩着阴森迷蒙的浓雾,辨不清东南西北。草低下河沟交错,积水泛滥,水呈淤黑色,散发出腐臭的气息。在这片广阔无边的泽国里,简直找不到路。脚下是一片草茎与腐草结成的“泥潭”,踩到上面,软绵绵的,用力过猛就会陷下去,拔不出腿。

风雨,泥泞,寒冷不断折磨着躯体,疾病,饥饿,敌军的突袭,已夺去了不少人的生命。要尽快走出草地,脱离敌人的包围。国家的命运还在等待。

回想起来,那几次在遵义的重要会议,挽救了红军濒临覆灭的危险,现在他才能带领战士们走在这条漫长的远征路上。那几次会议上。他避开政治错误不过分纠缠,而把主要矛头针对更加实际与紧迫的军事问题,纠正了军事战略上的错误,详细地分析了当时敌我双方的力量,并获得了绝大多数人的热烈拥护。他的领导权力自此得到确立。他要做的,是发挥自己的军事才能,保存实力,突破敌人的封锁。四渡赤水,巧渡金沙,飞夺泸定桥,见证了长征路上的重大瞬间。

在延安,他将与梁漱溟长谈,探讨抗日战争的前途问题,争论如何建设一个新中国的问题,并且在十余年后,他以新中国的建立,让原本坚持中国“伦理本位”,走改良路线的梁漱溟承认了革命道路的正确性。

未来,还有更多的艰辛,更难的战斗在等待。面对民族存亡的危机,他识大体,顾大局,力促国共第二次合作,共御外侮,带领军队取得一个接一个的胜利;面对国家的内战,他料到了敌人的心理,在战略性的大撤退之后,反身挫敌,解放了中国。

继续前行,国家的复兴还在等待,向前迈进。

人间正道是沧桑

午后的阳光零星地洒在院内,早春时节,空气中还带着丝丝寒意,银杏伸展着光秃秃的枝桠,隐藏不住蠢蠢欲动的新生,静候春天的消息。

他住进了这幽静的古院。在这里,他将完成新中国诞生前最后的考卷。

也许,他现在想的,是一个月后的,长江一战,战士们奋勇划着桨,冒着敌人的炮火,义无反顾地冲向对岸。凝聚着多少历史烟云的南京城,又将见证一场天翻地覆的历史巨变。虽然不是“一片降幡出石头”,但当总统府屋顶上那杆飘了22年的青天白日旗,在解放军官兵的欢呼声中被扯落下来的时候,倒也是“千寻铁锁沉江底”,“金陵王气黯然收”。

也许,是六个月后新世界的诞生。那时,他将会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着万众沸腾、雷鸣般的掌声和经久不息的欢呼声充斥着整个天安门广场,不论身在何处的中国人,都将记得这自信而坚定的声音。他完成了从鸦片战争以来近一个世纪,多少文人志士所追寻的梦想;他实现了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人民,盼望许久,以血的代价换来的梦想;他唤醒了沉睡已久的中华大地,在东方的苍穹下再一次屹立,让全世界都感受到他的新生与活力。

一个旧的时代走了,一个新的时代来了。


会当水击三千里

江水湍急,伴着风的呼啸,一阵阵浪潮翻滚着先前,涛涛的波浪还打着旋。他入水先扎个猛子,把全身在水里浸一下,然后就把头露出水面,以侧泳式左右交替着一直游向前方。他泰然自若,轻浮水面,他轻松自然的潇洒游姿,真比在院子里散步还自由自在,有时击水破浪,勇往直前,有时水面稍稍平稳,他便缓缓仰泳,面对蓝天,极目远望,悠然自得。他游水如履平地,仰泳时更有独到之处,他可以平仰水面,全身不动,远望天际,信水飘流。

他征服了长江。

长江,似乎承载着一个民族太多的沧桑、太多的梦想、太多的期望。

他爱游泳,游遍中华大地上多少江河。湖南,他游过湘江;在广州,他游过珠江;在广西南宁,他游过邕江;在浙江杭州,他游过钱塘江;在江西南昌,他游过赣江;在湖北武汉和安徽安庆,他游过长江……

他从游泳中获得了强健的体魄,这是他征战沙场的基础保障,这是他建造国家大厦的坚实地基。他从游泳里悟出了哲学,他说,水是个好东西,它有力量把人浮起来,人把水压下去,结果人就浮在上面了,我研究了水的脾气,水怕人,不是人怕水。他从游泳里感悟了人生,他号召青年人敢于到大江大河的风浪里去锻炼成长,要求部队到江海里经历大风大浪。

他从游泳中悟出了许多。他又要在社会主义建设这条河中畅游探索了。


凭阑静听潇潇雨

夜已深沉,昏黄的灯光映照着满满的书架,各种古籍整齐地码放在书架上,俨然一座图书馆。他半卧着,依旧捧着未读完的书,沉浸在思想的世界里。这个习惯,自从他少年起,就从没有中断,只不过,现在不同的是,他已不是当年那个在图书馆中渴求知识的年青模样,而是一位两鬓斑白的老人。

“凭阑静听潇潇雨,故国人民有所思”。他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也许,他走的太快,把一切想的太好,以为国家的建设,在全面破坏旧社会之后就能更好地进行。

也许,他对中国的前途产生极大的忧虑。生命终点的临近,更使他对现实的困境感到无奈。

也许,习惯了与万物斗争,而其乐无穷的他,再也没有了当年的热情。他还是“自信人生二百年”的豪情吗?

此时的老人,已不是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也不是雄心壮志的青年,也不再容光焕发的壮年。

回首往事,他在山沟里,在窑洞中,在枪声里,在马背上,倾注了一腔才情,半生心血。他传奇的一生,落下了帷幕。


历史的浪潮日夜奔流,冲刷着伟人们留在政治和文化沙滩上或浅或深的脚印。

追随伟人的脚步,向中华崛起之梦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