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思想与“中国梦”

发布时间: 2015-01-28   浏览次数: 135

郭雪琪 12301010089

即将迎来这位伟人的120周年诞辰纪念日,而继这位伟人之后一代又一代优秀中央领导人带领这新中国的人民走向新的时代。时间飞逝,十八大三中全会也召开了,而一年前,在博物馆中,面对着《复兴之路》的展览,习近平总书记第一次提出了“中国梦”。以往每一代领导人都会在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为建设新中国提出新的理论和概念,就在“中国梦”提出后的一年中,我们从党的路线与政策中可以深刻地看出党对毛泽东思想进行的深入挖掘和思考,毛泽东思想作为一种先进思想依然保持着鲜活的生命力,指导着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中国,“中国梦”中所透露出的毛泽东思想正是所我们一直坚持的。

毛泽东思想和“中国梦”情结

毛泽东的“中国梦”

毛泽东1941年在陕甘宁边区参议会的演说中提出:“全国都要有人身自由的权利,参与政治的权利和保护财产的权利,全国人民都要有说话的机会,都要有衣穿、有饭吃、有事做、有书读,总之要各得其所。”[1] 虽然这个时候,毛泽东并没有直接提到“中国梦”这个词语,但是显然,他心中已经有了对“中国梦”的一个蓝图。在毛泽东的“中国梦”中,自由与公民权利被反复强调了,这是与当时的时代背景有关,当时面对一个伤痕累累的中国大地,面对着我们众多贫苦愚昧的人民,毛泽东为人民的基本权利说话,说出了那个时代我们每个人心中对美丽新中国的向往和对社会主义的期待。

1956年,毛泽东说:“中国将变为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工业国。中国应当这样……中国应当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2] 1961年,毛泽东在同英国元帅蒙哥马利谈话时指出:“在我国,要建设起强大的社会主义经济,我估计要花一百多年。”1962年,他在七千人大会上又强调说:“中国要赶上和超过世界上最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没有一百多年的时间,我看是不行的。”[1] 这又是一个新的“中国梦”,这一次,在新中国成立后并完成社会主义三大改造的基础上,毛泽东把“中国梦”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从国家甚至是世界的角度提到“中国梦”,而我们现在所说的“中国梦”便是结合了个人、国家和世界三方面的角度。

提出“中国梦”的必需性

毛泽东一直倡导调查研究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状况,而在他自己的调查研究中,他敏锐地察觉到大家对于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的规律认识还不够完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仍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改善这些现状的最好办法便是创造新的理论。

他指出:“任何国家的共产党,任何国家的思想界,都要创造新的理论,写出新的著作,产生自己的理论家,来为当前的政治服务,单靠老祖宗是不行的。”“现在,我们已经进入社会主义时代,现了一系列的新问题,如果单有《实践论》、《矛盾论》,不适应新的需要,写出新的著作,形成新的理论,也是不行的。”[3] 因而习总书记对“中国梦”的提出是必需的,为了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为了在新的时期为全党、全国设立新的目标和旗帜,必须提出一个既能良好地继承前几代领导人的理论,尤其是毛泽东思想,又良好符合中国现国情的发展新方向。

毫无疑问,在这个时代,毛泽东思想通过“中国梦”得到了新的发展,这也证明了毛泽东思想是一种先进的思想,因为它仍然适合现代中国的国情,并且随着时代的发展,它允许新鲜的血液注入,让它本身的内涵得到更好的发掘。十八大“中国梦”是党内对毛泽东思想的全新认识

毛泽东思想对“中国梦”新定义提出的指导

毛泽东思想对“中国梦”新定义提出的意义是纲领性的,“中国梦”一直是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前进的,在原则性问题上始终与毛泽东思想保持一致可以简要抽取几个重要部分进行论述。

坚持对马克思主义的学习

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收获的第一份宝贵果实,它的成功无疑向我们传递了要坚持对马克思主义的学习,新理论应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为了建设中国的现代化事业,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而在全世界范围内,指导社会主义的思想便是马克思主义,因而建设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每一个新的理论或是新的指导方针都来源于对马克思主义的学习。

毛泽东在1938 10月六届六中全会上,从中国共产党领导抗日战争的历史责任提出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任务,又从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提出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提出要把它们看作“行动的指南”,当成“革命的科学”,作为“观察问题和解决问题的立场和方法”。[4] 学习马克思主义永远是党内重要的一件事,我们坚决不能抛弃,而在“中国梦”的内涵中。我们也可以发现对马克思主义思考和研究的痕迹。

在一定意义上,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就是一部为了实现“中国梦”而不断探索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并在实践中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5] 也可以说,“中国梦”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的成果,是马克思主义指导下,中国共产党为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勾绘一幅的美好蓝图。

坚持关注生产力与生产关系

无论是毛泽东思想还是“中国梦”这一主题都是为了解决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方面的矛盾。迈入21世纪后,中国国内产生了巨大的变革,生产关系日益复杂化,人民内部的利益矛盾也变得越来越尖锐,因而作为执政党。中国共产党应该不断地发展、完善指导理论。

毛泽东在党的七大上明确提出衡量一个党先进性的“生产力标准”。他说:“中国一切政党的政策及其实践在中国人民中所表现的作用的好坏、大小,归根到底,看它对于中国人民的生产力的发展是否有帮助及其帮助之大小,看它是束缚生产力的,还是解放生产力的。”[6] 同样,我们也可以用这一标准来判断“中国梦”是否符合先进性要求,因而在“中国梦”这一大背景下,党的政策纲领不断地对于生产力提出新的理论与方针。

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中国共产党的理论成果的核心从未离开过对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探讨。毛泽东思想中关于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论述便是对生产关系改革的指导,而十八大“中国梦”的内容中有关解决新时代背景下人民内部利益矛盾的探讨也紧扣这一主题,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是社会主义理论前进道路上必须要弄清楚的东西。

坚持重视广大农民群体

对于农民的重要作用,毛泽东曾在七大的报告中作过精辟阐述:“中国民主革命的主要力量是农民。忘记了农民,就没有中国的民主革命;没有中国的民主革命,也就没有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 也就没有一切革命。”[6] 毛泽东思想对于农民问题给予了高度的关注,这一点影响了之后几代的中共领导人,并且在“中国梦”的新定义里也有它的影子。

十八大第一次提出“城乡发展一体化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途径”的论断[7],并明确指出,“促进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8],因为农民是我国人口的主要组成部分,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必须要把农村问题先解决了。在中国,我们必须要重视广大的农民群体,在我们全面小康、全面现代化目标的实现之前,三农问题必须得到根本性的解决。

毛泽东思想对“中国梦”实现的指导

根据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在思想理论和方向性问题上,毛泽东思想对于“中国梦”的新定义起到了重大指导作用,而同样在实践方面的,毛泽东思想对于“中国梦”仍然有重要的指导性意义,可以选取几个明显的点来讨论。

“美国梦”中国化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要理论成果,从“农村包围城市”理论到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再到社会主义革命理论,这些都是研究马克思主义后毛泽东在中国这个新的时代背景下创造的理论,充分体现了因地制宜这一基本思想,让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中国革命服务是需要对它进行修缮和裁剪的。

而大大不同于“美国梦”的“中国梦”也是借鉴了“美国梦”这一概念,却丰富了它的内涵,让“中国梦”更符合中国的国情和社会主义道路。但借鉴“美国梦”的成功经验也尤为重要,在教育方面、社会公平方面,我们的“中国梦”是以一种高于“美国梦”的姿态出现的,这要感谢毛泽东思想的指导,让我们没有照搬照抄“美国梦”里的个人主义,而是将个人主义换成了爱国主义,“中国梦”中个人和国家,甚至和世界,一同进退。

但是正如毛泽东借鉴了马克思主义一样,“中国梦”同样有借鉴“美国梦”的意义。要借鉴“美国梦”中对每个人的梦想和追求的尊重,需要用“中国梦”凝聚和激励全体中国人民,从而汇集力量去实现国家和民族的梦想[9]

三个基本点

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是贯穿毛泽东思想的三个基本方面,但这对“中国梦”也有很强的指导性意义。

毛泽东确立的把马克思主义同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的思想原则,形成了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而他倡导的一切为了人民群众、一切对人民群众高度负责的观点,转化为党的工作路线和工作方法;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是坚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立足点,是从中国实际出发、依靠群众进行革命和建设的必然结论。[10]

在实事求是方面,我们可以说“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只有行动第一、实干第一,才能为“中国梦”实现打下坚实基础、提供根本保障[9];在群众路线方面,中国梦的提出有利于整合中国社会的一切力量,中国梦超越党派、超越阶层、超越行业、超越贫富[11];在独立自主方面,“中国梦”中则强调了自信问题,并且强烈表明了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

从对于三个基本点毛泽东思想和“中国梦”的呼应中可以看出,毛泽东思想对于“中国梦”实现的重要意义。

总结

伟人已逝,却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毛泽东思想深深地影响着中国,而由于这种思想的先进性,它在不同的时代又有不同的体现,现在来说,它的最新形式就是“中国梦”。

我们不知道毛泽东当年是否有对“中国梦”的构想,但我们知道是他留下来的指导性思想为我们能够有这样绚烂多彩的梦打下了基础,提供了条件,在这120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我们应该怀着一颗感恩之心去学习伟人的重要思想,为祖国“中国梦”的实现努力。
参考文献

[1] 朱继东.“中国梦”和“美国梦”的差异在哪里?[J].党建,2013(2)29-31.

[2] 公茂虹.解读中国梦[J].思想政治工作研究,2013(3)9-11.

[3] 李捷.从毛泽东思想到科学发展观——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关系探源[J].教学与研究,2008(6)5-19.

[4] 庄福龄.毛泽东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J].北京大学学报,200441(2)5-17.

[5] 孙红林.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中的“中国梦”[N].光明日报,2013-5-5(7).

[6] 柳建辉.对毛泽东思想时代内涵与时代价值的再认识[J].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11(4)55-61.

[7] 杜飞进.继续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纲领性文件——略论十八大报告中的新思想、新论断、新要求、新部署[J].哈尔冰工业大学学报,201315(1)4-19.

[8] 中央文献研室第五编辑部.感悟十八大——十八大报告新观点新思想新论断[J].党的文献,2013(1)95-104.

[9] 程美东,张学成.当前“中国梦”研究评述[J].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研究,2013(2)58-65.

[10] 梁柱.论毛泽东思想的当代价值[J].马克思主义研究,2007(3)5-13.

[11] 资金星,资金议.论中国梦的科学内涵、理论价值与实现路径[J].中国四川省委党校学报,2013-4(2)8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