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贤未有不豪杰——论青年毛泽东的人格理想

发布时间: 2015-01-28   浏览次数: 504

陈少鹏 11300110014

【摘要】青年毛泽东在长沙求学期间,面对中国内忧外患的时势,受到湖湘文化的熏染以及杨昌济等人的影响,立志穷究宇宙人生之本源,不断提高自身的道德修养并且努力躬行实践,逐渐形成了圣贤豪杰”型的人格理想青年时期的这一人格理想对毛泽东的一生产生了重要影响,对当代青年立身处世也有着非凡的启示意义。

【关键词】 青年毛泽东;人格理想;圣贤豪杰

人生的道路漫长而又曲折,但紧要的关键处只有几步。青年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也是人的一生中最为关键的时期之一。人在青年时期形成的理想会对他整个的人生产生深远的影响。作为一代伟人,毛泽东在青年时期所形成的人格理想深深地影响了他波澜壮阔的人生历程。因而,对青年毛泽东人格理想的探讨有助于我们深入认识毛泽东的精神世界,更好地理解他的思想和人生。此外,当代青年面对如何立身处世的人生问题也可以从青年毛泽东的人格理想获得有益的启发。本文拟从毛泽东早年在长沙求学的经历对青年毛泽东的人格理想作具体的考察。

毛泽东生当中华民族内外患之时青少年时代便开始思考中华民族的命运和前途。他自幼喜欢阅读历史小说和中外伟人的传记,深深地被他们的事迹和人格所吸引,认为中国只有出一批奇杰”,才能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改变中国人民的苦难命运在长沙求学期间,毛泽东受到杨昌济等人关于圣贤豪杰的理想人格教育,立志做一个救国救民的志士仁人,逐渐形成了圣贤豪杰”型的人格理想

从毛泽东长沙求学时期的笔记《讲堂录》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对“圣贤豪杰理解王船山:有豪杰而不圣贤者未有圣贤而不豪杰者也。圣贤,德业俱全者;豪杰,于品德,而有大功大名者。拿翁(拿破仑),豪杰也,而非圣贤。他认为圣贤与豪杰的区别在于圣贤是德行功业的统一,而豪杰只有外在的事功。圣贤必然包括豪杰的外在事功而豪杰则缺乏圣贤的内在品德。这里的“圣贤豪杰”观实际上是儒家“内圣外王”之道的反映。

《讲堂录》又记“有办事之人,有传教之人。前如诸葛武侯范希文,后如孔王阳明等是也。宋韩范并称,清曾左并称。然韩左办事之人也,曾办事而兼传教之人也。韩指北宋大臣韩琦,范即范仲淹,左为左宗棠,曾是曾国藩。办事之人即为功业显著之豪杰,传教之人则是崇尚义理、道德高尚之圣贤。其实“办事之人”与“传教之人”也可以看作是对“豪杰”与“圣贤”的另一种表述。青年毛泽东认为韩琦、左宗棠只是有大功大名的办事之人,而范仲淹、曾国藩则是德业俱全者。毛泽东曾经表示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可见他对德业俱全之人的推崇

圣贤豪杰”型的人格理想具体有哪些特质呢?在青年毛泽东看来,首先要掌握“大本大源”。他认为“圣人既得大本者也贤人略得大本者也愚人不得大本者也。圣人通达天地,明贯过去现在未来,洞悉三界现象。如孔子之百世可知’,孟子之圣人复起,不易吾言’……惟在得一大本而已。”圣人区别于其他人的关键之处就在于圣人能够穷究宇宙人生的大本大源。本源究竟是什么?青年毛泽东认为:“夫本源者,宇宙之真理,天下之生民,各为宇宙之一体,即宇宙之真理,各具于人人之心中,虽有偏全之不同,而总有几分之存在。”在青年毛泽东看来,本源乃是宇宙真理,具体到人心,就体现为人生观、价值观、思想道德等,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理想人格。他认为,人类社会极其复杂,想要彻底改变中国社会的面貌,不能从枝节处入手,而要把握大本大源。他明确指出:“当今之世,宜有大气量人,从哲学、伦理学入手,改造哲学,改造伦理学,根本上改变全国之思想。如此大纛一张,万夫走集;雷电一震,阴曀皆开,则沛乎不可御矣!”青年毛泽东理想中的圣人就应该是这样洞悉宇宙真理,把握大本大源的“大气量人”。

圣贤自然离不开高尚的道德修养。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很重视修身养性,希望通过努力提高道德修养,不断地完善自己的人格。毛泽东走出乡关之后,就开始自觉地把完善自我道德人格视为实现远大抱负的必由之路。他的早期文稿多次征引圣贤的嘉言懿行,平时也常常钞录圣贤之警言以自励。翻开他早年写给师友的一些书信那种对圣贤高山仰止般的崇敬之情,几乎随处可见:尝诵程子之箴,阅曾公之书,上溯周公孔子之训,若曰惟兴戎,讷言敏行,载在方册,播之千祀孔子之言,谓博学于文,孟子曰博学而详说,窃以为是天经地义,学者之所宜遵循追慕圣贤气象的理想出发,青年毛泽东立志以言天下国家之大计,成全道德,适当于立身处世之道作为自己的人生追。他深信内省不明则无以立身,只有通过持之以恒的尽吾之性,完吾之心的道德实践,才能达到内圣的人格境界,找到自己的安身立命之处。

在青年毛泽东的人格理想中,圣贤豪杰还要有独立刚健的精神气质。他认为,“圣贤豪杰之所以称, 乃其精神及身体之能力发达最高之谓”。具体来说,圣贤豪杰当有超拔流俗的识见和坚韧刚毅的意志。青年毛泽东还特别强调圣贤豪杰的独立人格。他说:“有独立心,是谓豪杰。”凭着这份独立心,在实现自己理想的过程中,自然会表现出猛烈、无畏、敢为、耐久的特征。他特别指出了圣贤豪杰不为外在世俗所束缚、不为一切困难所阻挠,敢于走自己的路的独立品格。《孟子·尽心上》云:“若夫豪杰之士,虽无文王犹兴。”青年毛泽东是在孟子豪杰论的意义上来阐述自己的圣贤豪杰观的。

此外,务实力行也是青年毛泽东人格理想的重要方面。他在《讲堂录》中记下了许多关于力行的条目。例如“真精神,实意做事,真心求学。闭门求学,其学无用。欲从天下国家万事万物而学之,则汗漫九垓,遍游四宇尚已。青年毛泽东特别敬佩曾国藩务实的作风,他在《讲堂录》中,详细记录了曾在日记中所说的一句话,涤生日记,言士要转移世风。当重两义:日厚日实。厚者勿忌人;实则不说大话,不好虚名不行架空之事,不谈不高之理。“务实力行思想的指导下,毛泽东从青年时代开始就重行”,致力于学问的实用,重视对社会问题的调查和研究。1917年暑假,青年毛泽东邀请同学萧子升结伴游学他们两人分文不带,历时月余步行千里,途经长沙、宁乡、安化、益阳、沅江五县深入了解社会民情,锻炼在艰苦的条件下谋生游学的本领。1918年夏毛泽东又和蔡和森到湘北湖区游学。青年毛泽东经常在艰苦的环境下进行冷水浴、日、风浴、雨浴和游泳等,有意锻炼自己的体魄和意志。这些行为极为符合青年毛泽东所理解的圣贤豪杰精神,也可以看作他为提高自己办事能力而做的准备

青年毛泽东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人格理想呢?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社会时势的影响。青年毛泽东生活的时代是近代中国最为贫弱昏乱的时代。列强入侵,军阀混战,国家动荡,民生凋敝,中国面临着内忧外患的严峻形势面。时代呼唤伟大英雄的出现,中国需要圣贤豪杰的到来。然而国人救亡图强的尝试一次次失败,当时的大人物,如康有为、梁启超、袁世凯、孙中山等人,他们面对国家危亡的局面,也未能找到救国救民的良方。时代急需真正的圣贤豪杰,而现实又恰恰缺少这样的人。有着强烈的爱国心和责任感的青年毛泽东对“圣贤豪杰”型的人格理想自然就极为渴慕了。

第二,湖湘文化的熏染。湖湘文化自赵宋以来逐渐形成自己的地域特色,产生了著名的湖湘学派。湖湘学派关注宇宙人生的大本大源,也非常注重士人的道德修养。湖湘士人的理想人格具有自己的特点,就是在推崇圣贤作为理想人格的同时,特别强调“圣贤”是包括“豪杰”在内的。魏源、曾国藩、罗泽南等湖湘士人均追求圣贤与豪杰相结合的理想人格。这些对近代以来湖湘地区的学术风气和人材模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青年毛泽东在湖湘文化的熏染之下,自然而然会受到曾国藩等乡贤典范的深刻影响,有意无意中就传承了“圣贤豪杰”型的人格理想。

第三,杨昌济的言传身教。青年毛泽东在长沙求学时遇到了终生难忘的恩师杨昌济毛泽东后来接受美国记者斯诺采访,在回忆他的求学经历时说:给我印象最深的教员是杨昌济,他是从英国回来的留学生,后来我同他的生活有密切的关系。他教授伦理学,是一个唯心主义者,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他对自己的伦理学有强烈的信仰,努力鼓励学生立志做有益于社会的正大光明的人。杨昌济学贯中西,德行高尚,又特别推崇宋儒的心性之学和王夫之的经世之学,对乡贤曾国藩、谭嗣同也大加赞扬。他在长沙教授修身课,非常重视从道德伦理和为人处世等方面培养学生的人生观和世界观。杨昌济对“圣贤豪杰”人格理想的坚定信仰无疑对青年毛泽东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青年毛泽东“圣贤豪杰”型的人格理想对他一生的思想行为都有着重要的影响。他一直以古今圣贤为榜样,绝不做庸碌无为之辈,心志之高远,才能之卓越,非常人所能及。毛泽东在学生时代就为学校师生所叹服,被认为是一个奇才。从井冈山到延安再到北京,从秋收起义到抗日战争再到解放战争,最后建立新中国,毛泽东的丰功伟绩,让世人为之折服。其成功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但他青年时期“圣贤豪杰”型的人格理想所起的导向作用是不可低估的。毛泽东后来所自称的“马克思加秦始皇”,其实就是他人格理想原型中“圣贤豪杰”的另一种表述。至于他晚年所犯的一些错误,一定程度上是这种“圣贤豪杰”型的人格理想失衡的表现,即过于强化“豪杰”的独立意志和事功追求而忽视了“圣贤”的德性约束。

无论如何,青年毛泽东“圣贤豪杰”型的人格理想对当代青年的立身处世还是有着非常重要的启发意义。他对宇宙人生大本大源的求索,对德业俱全圣贤人格的追慕,以及他的修学储能和躬行实践都为当代青年树立了楷模。而青年毛泽东志存高远、奋发为雄的精神气概更是值得我们努力学习。在这个意义上,毛泽东青年时期的人格理想为我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遗产。

主要参考书目:

毛泽东《毛泽东早期文稿》,长沙,湖南出版社,1990年版;

高菊村等《青年毛泽东》,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1990年版;

王炯华《毛泽东读书生涯》,武汉,长江文艺出版社,1998年版;

金冲及主编《毛泽东传:1893-1949》,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

李锐《毛泽东传:峥嵘岁月1893-1923》,北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3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