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现实•未来(侯晓森)

发布时间: 2011-10-28   浏览次数: 149

历史·现实·未来

——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

 

中国共产党,一个神圣而不神秘,一个伟大而不自大的政党。这五个字,已由历史上无数革命者的鲜血和领导人的思想浇筑而成型,正由现实中各界人士努力奋斗积极创新而发展,将由未来里不同领域的精英探索改革不断完善而传承。中国共产党,在中国人民心中绝非仅仅是一个称号,她记录着我们民族最为屈辱和最为骄傲的历史,她谱写着我们国家崛起过程中辉煌的成就和隐藏的危机,她预示着我们全体国民脚下的路和终将到达的殿堂。

在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这个重要的时刻,无论海内外,无论国籍,每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后裔心情都是无比崇敬而激动的。回溯历史进行思考,审视现实吐露心声,展望未来表达愿望,将是对党最好、最有价值的纪念。

道路——战争·改革·和平

1840年开始,中国进入了令国人备受屈辱的历史时期,这一时期持续了将近百年。即便没有亲眼见过那时悲惨情形的当代人,每每想到同胞所受的无理剥削和残暴杀戮,也会心如刀绞,痛恨不已。两次鸦片战争、甲午中日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给中国人心中留下了难以愈合的创伤,这种痛彻心扉的创伤导致了两种后果:一是大部分平民百姓被迫一忍再忍,逆来顺受,正遂了施暴者的意图;二是各个阶级、各种流派中的有识有志之士被逼至绝境而觉醒,革命反抗争取自由的意识逐渐加强。

在反抗洪流中,出现了多次具有重大意义的变革运动,但均未解决中国之问题。天平天国、义和团等由农民阶级领导的运动固然唤醒了一批底层人民,但由于其无深刻纲领和理论认识,仅凭一腔热血和一个空梦实在难以救国。由资产阶级改良派发动的戊戌变法运动因其与封建地主和外国资本主义难以斩断的依赖和联系,必定无法成功。资产阶级革命派虽认识到了革命的重要性,但由其软弱性和中外双向镇压,失败的命运也可以预见。中国未来的命运仍旧是一片黑暗。直到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

中国共产党的出现是当时国际背景和社会条件下中国人民翻身做主的需要,是其他阶级证明了自身无法救亡后无产阶级毅然奋起的必然。在漫长的抗日抗战年代中,战争是唯一的斗争之路,不行战事便绝无救国的可能。之前各派的救亡运动清楚的证明了这一点。此后,中国共产党历经千万险阻逐渐成为中国反抗帝国主义侵略、推翻封建帝制的主流力量,领导全国人民走出了家国之绝境,在历史上刻下永不磨灭的一笔。

战争结束后,国家主权终于握在了人民的手里。面对因战争而残破不堪的家园,生产建设、改革发展无疑是最符合人民利益的选择。中国共产党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不断摸索、不断前进,一边吸取失败教训,一边努力大胆创新,创造出一条崭新的适合我国国情的发展道路,采取一切有利于社会主义建设的手段和方法,大力发展经济基础,进而巩固上层建筑,坚持实现人民共同富裕的现阶段目标不动摇。但在这一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诸多问题。

如今我们的经济发展方式存在着高污染、高能耗、低效率、低利润的明显弊端,政治体制的也存在不少漏洞,党的自身建设和管理中不完善之处也逐步显现。在改革成果不甚显著之际,有人深感不满,甚至提出“要改变中国严峻的现实,非革命所不达”,鼓动要进行大规模革命,一改如今执政中出现的种种问题。这是一种极为危险的想法,将对古老中国产生又一次沉重打击。

首先,中国目前的问题绝不仅仅是共产党的问题,中国作为第三世界国家,也是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大国,她的蓬勃发展势必引来外国资本主义国家的恐慌和竭力限制。其次,地质条件、矿藏资源等等天然条件的不足不均都会导致地区发展的问题,更有许多问题与社会现状、经济条件相关,不可一出问题就怪罪执政党派。退一万步来讲,即便如此说法进行了革命,革命由谁领导,为谁牟利,依何纲领,是否符合历史潮流和科学规律,如何保证不会被外国资本主义国家乘虚而入等等问题也根本无法回答。在曲折中发展的中国,采取改革之路才是明智的,而改革的决定性力量,也必定在于中国共产党。

未来世界的主题是和平发展。随着人类的知识道德水平逐渐提升,和平是毋庸置疑的趋势和必然。以全人类的角度看,兵戈留下的只有流血牺牲,只有地球的破坏,只有不忍回顾的痛苦记忆。和谐共存是大自然告诉我们的事实,以任何名义,尤其是以和平的名义要发动军事战争的企图都是对自然的不敬,是对人类的自毁,我们对此应当坚决反对,保证来之不易的稳定,为未来实现真正和平铺垫道路。建设和平,平稳发展乃是未来的“革命”。

目标——主权·经济·民主

1931年九·一八事变开始的十四年抗日及期间不间断的同国民党之间的斗争,要实现的最终目标从未变更,即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手中夺回主权,将主权交到人民手里。领土主权是国家和人民一切权利的保证,一个无处安家的民族如何发展生产,生活得更富足?如何继承传统,使文化丰富多彩?如何构建体制,使社会运行高效有序?而没有这一切,便没有民族精神赖以生存的空间和条件,民族也将走向衰亡。中国共产党正是在夺回主权复兴民族这一理想的指引下,汇集广大群众力量,推翻了三座大山,历经重重磨难、做出重大牺牲后终于取得了革命胜利。这是一场无比艰辛的胜利,更是无比伟大的胜利。没有夺取主权的胜利,便不会有今日的中国,不会有今日的中华文明。

然而,主权的回归并非奋斗之路的结束,而是一条全新前进之路的开始。在建国初期的动荡年代中,在一个被西方发达资本主义重重包围时时打压的社会主义国家里,执政党一次错误决定就可能将珍贵的胜利果实拱手送人,就可能使千万烈士的生命和一代革命者的心血付诸东流,就可能使古老的中国再一次沦落为他国的附庸。在这一关键时刻,中国共产党又一次证明了其自身的先进性,果断而明智地将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无疑是对新中国的又一次挽救。

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在党的领导下,我们旗帜鲜明地展开了一系列促进经济发展的工作和改革,取得了令世界惊叹的成就。尤其是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实行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十年多年间,中国国民生产总值以年均将近10%的高速稳定增长,这在其他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历史阶段都是不曾出现过的发展。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启了农村积极探索发展方式、提高生产效率的阀门,耕地仅占世界的%7而人口却是世界总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国能实现自给自足,不在粮食上受制于人,便是农业发展最大的成功。工业上,我国“用30年的时间做到了西方100年也未曾做到的事”,大型城市的迅速建立、全国范围内基础设施的建造、重大工程的顺利实施都体现了我国工业实力的飞速增强。随着我国对科技和教育的投入不断加大,高端技术领域也正逐渐走出对外国的依赖,自行研制的运载火箭、人造飞船,新型材料的研发等等都有重大成果,义务教育的推广有效保证了适龄儿童的入学问题。目前我国经济总量已赶超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都依赖于党的正确领导。

这一现状必然会引起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恐慌。他们担心中国经济的超速发展会使得社会主义体制对资本主义造成冲击和撼动,纷纷开始制造舆论进行攻击,其中提及最多的便是民主问题。外国政界人士曾毫不掩饰地表示:“每每想到,一个处在第三世界的发展中国家,一个甚至还没有实现民主的国家,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而且极有可能在几十年内成为最大经济体,我们就感到十分害怕。”这是资本主义国家,尤其是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思想心态的直接写照。

然而,中国没有民主,中国共产党无法实现民主的言论其实是别有用心、毫无根据的。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等作为指导思想,在这些思想中,民主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马克思和恩格斯非常重视党的民主自由,恩格斯曾尖锐地指出:“党——需要社会科学,而这种科学没有发展的自由是不能存在的。”毛主席在1945年抗日胜利后对记者解释了“自由民主的中国”这一概念:“ ‘自由民主的中国’将是这样一个国家: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并向选举他们的人民负责。它将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它将保证国家的独立、团结、统一及与各民主强国的合作。”邓小平也讲过“民主是解放思想的重要条件”,十一届三中全会的两大政策便是政治上的民主(另一条是经济上的改革)。

我国对民主的宣传和实践从未停止过,但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工作重心,当下最重要的是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的生活状况。此外,民主并非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西方大国建立起所谓的民主也经过了上百年的时间。所以,宣称中国在共产党领导下、在社会主义体制中不可能建立民主是纯粹的攻击性语言,是恐惧下的施压,国人应当清醒认识这一点,对我国未来的民主建设充满信心。

结语

中国共产党决定着中国前进的方向,在这一重大的历史责任下,党始终将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最为起始点,坚定共产主义信仰,为祖国的建设和社会主义事业的传播奋斗不息。共产党一直是人民最信赖的党,也是唯一有能力领导人民走出阴霾实现民族复兴的党,人民对党的要求和期望也随时代不同而变化着。

诚然,在这个物质较为丰富了的时期,中国的发展必定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可能被其他国家或者抱有目的的人利用。例如近年来多种“中国威胁论”纷纷登台,企图在国人中挑起事端,动摇我们对党、对社会主义、对当前中国发展方向的信念。曾有国外媒体用玩笑的语气这样评价中国:“如果发生战争,我们绝不是中国的对手。她可以在短短两周内将14亿人口和大量物资从南调到北,这一点在春运期间完全可以体现,而这是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做到的。”

这句充满讽刺的话提醒了我们,中国目前面临的处境还有很多艰难之处,我们只有坚持跟党走,怀着同当年抗战时期一样的共产主义信仰,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新型国家,才能真正站上世界舞台的顶端,向世人展示我们的灿烂文化和民族精神。在这一时刻,我愿以此表达内心对中国前途的信心和建党90周年的纪念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