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现实•未来(刘楚楚)

发布时间: 2011-10-28   浏览次数: 107

 

在晴朗安静的下午,写在建党90周年

 

 

小时候对党没有什么概念,有时候就算当大人们聚在一起谈论,坐在旁边的我什么都听不懂也什么都听不进去。印象里讨论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空气里满是香烟和严肃的气味。

从初中开始上政治课,高中因为选了文科尤其为甚,大段大段的定义和优势一行一行地背下来,平心而论,内心还是充斥着各种不满,而这种不满,很大程度上不是因为具体社会事例,而仅仅是没玩没了的枯燥的背诵让人很难心甘情愿。

其实从一开始就不那么喜欢政治,课本上的长篇大论一心一意地赞颂中国共产党,特别是介绍美国两党制的那一章,在批评完两党制效率低下互相扯皮之后,画蛇添足似地加上了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无可比拟的优越性的一节内容。后来考试的时候,填空题中国的政党制度,我竟然大笔一挥写下了三个血淋淋的“一党制”。

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我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国际政治专业前面划了一个不可逆转的勾,说实话当时只是被“国际”这两个霸气四射的字震慑住了,进了大学才知道,“政治”才是这个专业的精髓所在。我竟然把人生中最重要的抉择交给了自己最不喜欢的领域。

所以写在建党90周年之际,我不愿意大段大段地摘抄党纲党纪,也不愿意气用事地像孩子一样地胡言乱语,我不会搬出我的《当代中国政治制度》的课本,也不会翻墙上BBC中文网或者自由之声为民运分子摇旗呐喊。

我只是想说一说我自己的想法。

我在想,既然有这么多反对的声音,有这样激烈的国际申讨,那必定不会是空穴来风;但既然已经坚强地存在了90周年,那么必定有它本身不可动摇的原因。
      
中国在短短的三十年间超苏(俄)、意、英、法、德和日本等称雄近、当代的强国,高居全球第二,成为影响世界的巨大存在,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四亿贫困人口脱贫,整个社会都享受到了经济增长的成果。中国的政治制度如果放到全球、两岸政治比较的视野下,就会发现中国真正与众不同的特色是有效的一党制,这才是中国经济成功的真正原因。这一切的成就,都与共产党以及中国独特的一党制密不可分。

前段时间有一个台湾的朋友问我大陆茉莉花革命的情况,我表示毫不知情,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我翻墙上了国外的网站,发现确有其事。这些激进的民运分子顺着突尼斯革命的尾浪,佩戴着茉莉花小范围地聚集在北京的王府井、上海的人民广场、杭州的武林广场等13大城市中心抗议一党专政,然后被警察或逮捕或驱散。绝大多数群众不明真相,是因为这的确是一项非常小范围的无法称作游行的游行示威。

除了由于无比严格的中国的互联网审查制度使得前期工作无法扩展如此的原因之外,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中国民众根本不认可其必要性。我不是批评中国人民的政治参与度太低,政治热情太缺乏,虽然这也是事实,后面我也会说到,而是真真确确的,我们并没有在这种体制下生活地凄惨绝望、到处受压迫奴役。

在这里我不得不说,许多激进的同学都死死地把各种社会问题归结到党的身上,比如说公务员的贪污腐败是因为一党独大之下毫无制约的权力膨胀,所谓“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还比如说各种法律漏洞是因为一党独大之下司法系统的疲软,无法公正地做出判决和裁定。

这些都没有错,这种体制的确有相当大的弊端,甚至于党凌驾于人大之上,在很多时候使得人大,这所谓的全国最高权力机关的作用也甚微,但是,任何体制都有自己的缺陷,最重要的是,这种体制如何去努力弥补自己的缺陷。

我们无比崇尚西方的民主制度,无比崇尚两党制和多党制因为它们的确更加科学更加符合进化论的思想,可是相同地,大家都有自身的优势和缺陷,我甚至认为,纵使中东的革命闹得如此不可开交,它们的君主制度也不是一无是处。在这方面看来,中国社会没有出现那样的动荡,不是因为沉闷,而恰恰相反,是因为稳定。

我这个观点可能会被群起而攻之,中国社会稳定?!开什么玩笑,贫富差距过大,物价上涨速度过快引起的一系列问题将整个中国震荡得如筛糠一般,你竟然还遑论稳定。此话不假,但是纵观世界,就连福利做得最好的北欧国家,近几年也存在政府财政赤字引发的社会问题。所以这段时间很火爆的“幸福感”调查并不是政府没来由的抽风工作,而恰恰相反,我说的“稳定”就是指这种“幸福感”。

这种幸福感是从哪里来呢?社会秩序影响的社会安定。我们一直很讨厌新闻媒体不断地重复“党的政策”这四个字,似乎觉得舆论过于刻意地营造一片祥和的气氛,并且我们也没感受到“党的政策”好到哪里去啊,自己的生活根本一成不变地在继续。其实正是因为一成不变,这就是所有政治家所期待的“社会稳定”。马克思认为,一个社会每隔8-10年就要发生一次危机。而每一次危机都会催生一个更加合适的政府。由此我们可以推论出,所谓“党的政策”就是为了让社会平稳地度过这一次次的危机,比如不断调高的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比如不断完善的基层民主制度,还比如不断提高的教育水平。

中国的一党制优势之一在于可以制订国家长远的发展规划和保持政策的稳定性,而不受立场不同、意识形态相异政党更替的影响。      

在欧洲,当英国、法国的左派和右派政党上台之后,国家发展政策立即改变,要么实行大规模的国有化,要么实行大规模的私有化。在美国,偏左的民主党执政,一般就采取对福人增税、对财团开刀、对穷人补助的政策,像克林顿时代和奥巴马政府力推的医疗保险改革就是典型的一例。偏右的共和党执政,则采取对福人减税、扶持财团的立场。每一次的摇摆都会对国民经济产生不同程度的损害。台湾在两蒋时代,还制订类似于大陆的六年发展规划,但民主化之后,就统统不见了。毕竟政党执政只有四年或八年,都是在炒短线,谁还管的了四年或八年以后的事情?再有印度,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对农民的补贴上升了,但对农业的投资却下降了,农民可能在短期内受益,但长期而言却失去了生产能力,生活水平得不到提高。但是,由于短期分配却可以讨好民众,对政党的选票有利。这也是为什么,尽管印度土地是私有制,可耕地面积全球第一,人均土地面积也是中国的两倍,却解决不了全国的温饱问题,而中国的粮食产量却是印度的两倍。
      
我前面说到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但是对于西方来说,更重要的一点是西方没有认识到绝对权力也往往意味着绝对责任。在民主国家,出了问题可以推诿。执政党说是在野党不配合(如台湾的民进党时代),在野党成为执政党之后,又推卸责任是前者造成的。不仅如此,对跨越政党任期的项目,往往会首先被牺牲掉。最近奥巴马总统向国会提交了2011年预算案,其中一款是砍掉了小布什时代的登月计划。而这个登月计划已经耗资91亿美元,合人民币600多亿,这个项目就成了半拉子工程。然而,令人奇怪的是,没有人为这么大的损失而负责。如果中国一个项目决策造成这么大的损失,责任人怎么可能会被放过?
      
说起来,还是和民主制度脱不了干系。在民主社会,许多官员是选上来的,因而有任期保障。只要不违法,决策失误,或者不作为,都不影响任期做满。而且一旦任期到了,下台了,就是有什么问题,也不会再被追究。小布什发动伊拉克战争有人追究吗?制造了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有政治人物被追究吗?高达500亿美元(近3500亿人民币)、持续数十年的马多夫诈骗案,有官员被追究吗?而在中国,高官问责制日益完善,官员不称职或者失职,犯错,随时会被追责。
      
当然,西方由于任期制的限制,官员往往有短期的过客心态。像台湾,除了台北和台中,各县市都巨额亏损,但各候选人仍然不断福利许诺,根本不管钱从何来,如何清偿账务。自己做的好,也未必连任(克林顿时代尽管如此成功,却无法保证民主党候选人戈尔的胜利),做的不好,如小布什,却仍然可以连任。政党利益往往高于国家利益。关于这一点,在奥巴马上任以来第一次的国情咨文中有着明确的评论:我知道,两党的分歧是根深蒂固的,……但是,令国民沮丧的是如今在华盛顿,好像每天都是选举日。我们不能每天只想着让对手成为媒体嘲弄的对象,不能永远抱着分出胜负一决高下的心态。任何一方都不应该因为有权反对就拖延或阻挠所有法案的通过。在华盛顿,人们可能会认为和对方唱反调是游戏规则,无论自己的观点是多么虚伪和恶毒。但是,正是这种做法使得两党都无法对民众有所帮助,更糟的是,这还会使民众对政府更加不信任。
      
前苏联解体的原因之一是戈尔巴乔夫搅浑了科学社会主义和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造成了思想混乱,极左的势力涌现挤垮了苏共的政权。这个也可以为中国现在相对较弱的思想自由辩护。当然,封杀各种国外网站甚至逼得google也撤离中国,屏蔽各种敏感词,甚至将南方周末主编停职,镇压各种激进的民运活动的确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过分,但是转念一想,如果完全开放,那么后果更加不堪设想,所以我还是那句话,封杀网站的这些极端做法有没有过于影响所有人的生活?当然没有,那么社会继续稳定下去,我们在某种程度上也不能责怪共产党。毕竟思想,可以动荡一个时代,颠覆一个政权。

那位台湾朋友跟我说过一句很呛的话:“希望不久之后民主可以成为我们共同的话题。”我说,可能在你们看来,大陆的确不民主,但是民主与否,不是按照西方的体制来划分的。我一直坚信纵使是一党,也是可以民主的,只是这民主的形式不为别国接受而已。但是为什么一定要让所有人接受呢,还是老话,只要我们自己觉得稳定幸福就好。这不也就是执政的最终目的么?一个制度是好是坏,不是看其“优越性”,还是看其“合适度”,适合的就是最好的,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共产党的这些制度,的确是适合中国的。而论及台湾,与西方国家首先定型国家性质再选择民主方式不同,他们正好相反,在民主的道路上一意孤行,因而出现各种呛声各种大打出手各种混乱。

可是无法否认的是,一党制和所有的制度一样,的确存在很多弊端。它凌驾于所有制度之上,直接导致了中国公民的政治参与热情极其低下,我和所有人一样,认为“既然一切事物最后还是由党定夺,那我还去凑什么热闹?!”而人大代表,在开会的时候也不由得埋头大睡一切与己无关,这种情势必定导致西方国家眼中的“独裁与专制”。既然群众没有参与意愿,那么在中国社会中,生活与制度依然在某种程度上脱节,制度没有运转起来,中国社会何以继续?依旧是缘于中共的领导,制订社会框架安排所有的政治组成部分。

并且,在这种制度下,中国政治根本没有理想化的东西,一切都过于现实。如何解决?依旧是缘于中共的领导,由他来包办一切。

这很幽默,就像一个人不断地制造麻烦,然后再兢兢业业地将其解决摆平,似乎一切都没有出现过麻烦一样。

曾经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我,既然党代表人民,人大也代表人民,如果双方出现矛盾该如何解决?

后来我发现,中国的确聪明过人,他们的解决方式是,坚持党的领导,以制度安排一种模糊政治,然后可以成功地避免纠纷。不得不承认,中国政治的确有趣,值得深究。

其实平心而论,只要是一党,就没有监督与制约,就必定导致如此种种的所有问题,所以我也不知道能有什么解决方案,可我的生活还是这样总体平静偶尔波澜地一天一天地过下去,或许总有一天,虽然由人民选择执政党是绝对不可能,但或许我们可以去选择领导人。到了那一天,中国的政治制度又上了一个台阶。

甚至有些时候,我觉得中国共产党就是千百年来的中国的缩影和象征。中国人是矛盾的,共产党以及他麾下所有的制度也一样。他狂热地爱好权威,在权威下无比地自大,但是同时他谦虚,他意识到自己很多的不足,并且努力地想去解决;他认为自己不可一世,高大不可侵犯,他会推卸责任,但是更多的时候,他仍然愿意担当;他虚荣他热爱面子工程,可是骨子里,他所期盼的是所有人的认可和尊敬;他喜欢托关系走后门,但是总体上他是墨守陈规在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的范围里横行霸道。

这样的党有血有肉有脾气有性格,就像我们每个人一样。

我还是想说,在风风雨雨里坚持了这么多年,走过了抗战走过了内战走过了文革走过了改革开放走过了经济改革也走过了各种动荡和风波,一定是有他自己无可比拟的优势。我发自内心地感谢他带给我们的安定和壮大,也发自内心地希望他越走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