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绪论
发布时间: 2009-05-18   浏览次数: 1907

第一章         绪论

第一节  法医病理学工作的对象和任务

一、       法医病理学的概念和研究范围

法医病理学(pathology)是研究与法律有关的暴力性和非暴力性死亡的征象,死亡的原因、死亡的方式、死亡的时间、致伤物的确定和推断及其相关规律的一门科学。

法医病理学工作者在实际工作中应用法医病理学的理论、技术以及相关刑事技术、法学理论知识、自然科学理论知识并结合临床各相关学科的基本理论和技能,对案件中有关伤亡的专门性问题进行检验并做出全面分析而得出科学结论,为法律的实施提供医学证据。

法医病理学是一门独立的医学学科,但与法律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因此要求法医病理学工作者必须熟悉与掌握有关的法律。在不同的国家由于社会制度、法律制度、经济制度、伦理道德规范和宗教信仰等均不同,但各国的法医病理学的研究对象和工作内容基本上是相同的,均为侦察犯罪、审理案件以及社会保险等方面提供医学证据,为医学卫生立法提供医学资料,为促进医学和法医学的发展是一致的。

法医病理学是广泛采用了一般病理学的基本知识、基本理论和各种技术,研究解决与为法律有关的伤、残、病、死等问题,为公安、检察、法院和司法等部门审理案件提供所需的医学证据,在理论和实践上有别于一般病理学。一般病理学主要确定各种疾病引起的死亡原因,常不涉及法律问题。法医病理学除对各种暴力死亡确定其死亡原因、死亡方式、死亡时间外,法医病理学对各种损伤还要推断损伤的时间、损伤的性质以及可能的致伤物;对无名的尸体和碎尸还要进行个人识别;同时还要研究各种因潜在疾患导致的突然的、出乎意料的死亡,并探究这些疾病引起死亡的机理;还需确定其他重要的问题,如:确定生前伤还是死后伤;致命伤还是非致命伤;遇到枪弹伤时,必须对其射入口、射出口、射击距离、射击方向和射击方式做出确定或推断。有时根据侦查工作的需要,对碎尸身或仅有残缺器官、组织碎块的碎尸源不清的,需提供个人识别的依据;对腐败的尸体也应检查为侦查澄清事实提供线索;在法医病理鉴定过程中需要应用各种医学与法律知识分析与各种死亡有关的法律责任问题。因此法医病理学所研究的内容,也是法医病理学区别于一般病理学的主要标志。

法医病理学的研究范围:① 暴力性人身伤亡(各种机械性、物理性、化学性及某些生物因素引起的并涉及法律问题的人体损害所致死亡);② 非暴力性死亡(如自然死亡中的猝死,易被误认或怀疑为暴力死亡者);③ 涉及医疗纠纷(诉讼)的死亡;④ 工、农业事故造成的中毒、伤亡;⑤ 司法机关监护下死亡的尸体;⑥ 危害公众的烈性传染病死亡;⑦ 吸毒死亡的尸体;⑻ 其他可能涉及法律问题的伤亡;⑼ 如何实施与法医病理学有关的法律条文。法医病理学需广泛应用一般的病理学的知识、理论和技能外,还需应用其他医学各科的知识和理论来解释和论证许多案例的死亡过程和机理,但其他医学各学科书籍中不会涉及法医病理学的内容。因此,法医病理学的领域与病理学和其他医学各科既有关联却又不是其他学科所能取代或覆盖的。法医病理学研究的领域有其独特性,所以它成为医学的一个独立的分支,并随着法制建设的加强而日益显示其重要性。重视法制建设的国家,就重视法医学的发展。法医病理学的研究成果和案例实践中所获资料,不仅丰富了病理学、临床医学、毒理学等学科的内容,并对死亡的统计以及对我国人口的死因分析和统计起着重要的作用。

二、       法医病理学检验对象

在检案工作中,法医病理学的检验对象主要是尸体,有时也检验离体的器官、组织并审查与尸体检验有关的鉴定书及其声像资料。检查目的是查明死因(cause of death)和死亡方式(manner or mode of death)以阐明死亡性质是否涉及法律问题。

在我国,法医病理学的检验鉴定工作依法进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01条规定:“侦查人员对于犯罪有关的场所、物品、人身、尸体应当进行勘验或者检查。在必要的时候,可以指派或者聘请具有专门知识的人,在侦查人员的主持下进行勘验、检查。”公安部有关规定:“勘查有尸体的现场,必须有法医参加。……解剖尸体应按卫生部《解剖尸体规则》执行。第一百零四条规定:“对于死因不明的尸体,公安机关有权决定解剖,并通知死者家属到场。”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为了查明案情,需要解决案件中某些专门性问题的时候,应当指派、聘请有专门知识的人进行鉴定。”第一百二十条规定:“鉴定人进行鉴定后,应当写出鉴定结论,并签名。”第一百二十一条规定:“用作证据的鉴定结论应当通知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害人提出申请,可以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制定的《解剖尸体规则》(19799月修订)第二条规定:“法医解剖:限于各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局以及医学院校附设的法医科(室)进行。凡符合下列条件之一者应进行法医解剖:1. 涉及刑事案,必须经过尸体解剖始能判明死因的尸体和无名尸体需要查明死因及性质者;2. 急死或突然死亡,有他杀或自杀嫌疑者;3. 因工、农业中毒或烈性传染病病死亡涉及法律问题的尸体。”“病理解剖或法医解剖,一般应在一个月内向委托单位发出诊断报告。如发现其死因为烈性传染病者,应于确定诊断后十二小时内报告当地卫生主管部门。”

我国长期以来由于文化知识不够普及,封建和迷信思想的禁锢、法制不够健全,导致对尸体解剖的阻力增大,影响了法医病理学的发展。1912年中华民国政府颁布的刑事诉讼律第120条规定:“遇有横死人或疑为横死之尸体应速进行检验。”第121条规定“检验得发掘坟墓,解剖尸体,并实行其余必要处分”。后又于1913年发布了我国第一个《解剖规则》,规定:“警官及检察官对于尸体非解剖不能确知其致命之由者,指派医士执行解剖。”这在我国历史上第一次明文规定要做尸体解剖。至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卫生部于1950年发布了《解剖尸体规则》。1979年颁布的《刑事诉讼法》第74条进一步规定:“对于死因不明的尸体,公安机关有权决定解剖,并通知死者家属到场。”尽管有了上述规定,但由于我国宗教信仰\受教育程度等等原因,导致我国尸体解剖的百分率仍不高。此外,由于法医工作设施不足,解剖条件还不完善仍存在很大的差距和困难,也严重地影响了尸体解剖工作的开展。随着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加强,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的进展,法医病理学的情况应会有逐步改善。

与一些先进国家相比,我国的法医学尸体解剖工作还有很大的差距。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法律规定应由法医施行解剖的尸体有14种,纽约州也有相似的规定。据一些欧美国家的统计,全国人口中死后应属法医检查的死者约占1/3,其中尸体解剖率各国不同,在先进国家占50%~85%左右。在美国的许多城市中,按他们的数字估算,一个50万人口的城市中,每年法医尸体解剖应达500~800例,100万人口的城市应达1000例。例如美国洛杉矶市人口700余万,每年法医解剖数有7000余例;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市人口约300万,每年法医解剖数有3000余例。而我国相差甚远。一般来说,法医解剖的例数越多,法医病理学工作者的实践机会就越多,经验就比较丰富,知识的增长也快。在解剖的数量与国外差距外,我国尸体解剖的质量与国外也有差距。主要原因是我国有些法医工作者缺乏一般病理学的知识和训练,有时只做尸表和局部解剖,而忽略了全身的情况,对于死者体内疾病情况的认识不足,甚至根本不认识很难在死因确定上进行全面的分析得出正确结论。这些问题有待今后急需解决和改进。

三、       法医病理学尸体检验的任务

在实践中,法医病理学的具体任务有以下各项。

1.确定死因

确定死因是法医病理学的首要义任务。死亡原因(cause of death)一般是指导致死亡的具体疾病或暴力。法医病理学确定死因的主要任务在于确定是暴力死(非自然死),还是非暴力死(自然死),前者主要有:机械性损伤、机械性窒息、中毒以及其他各种物理性损伤等死因,其中有的还涉及法律问题,一旦发现有犯罪迹象,要立案侦查;后者主要是由各种疾病引起的死亡,特别是因潜在性疾病而发生的猝死,虽然容易被人们怀疑,但并不属于暴力死。所以二者绝对不能混淆。还有一些暴力性死亡虽说不是他杀,但究竟是自杀还是事故、灾害,往往也争论不休,需经法医解剖澄清,以便为主管部门处理善后提供依据。

2.判断死亡方式

死亡方式(manner or mode of death),是指暴力性死亡所采用的致死方式。确定了暴力死亡方式往往又是决定是否立案的主要依据。因此,如确定为暴力性死亡的尸体,就必须进一步确定其死亡方式。如暴力由他人所加导致死亡是他杀(homicide);暴力自己所加致于自己身亡称自杀(suicide);暴力来自自然灾害、意外事故、非人为故意因素导致的死亡是意外致死(accidental death)。若经详细的调查和尸体解剖均无法判明,则列入死亡方式不明(manner of death unknown)。判断死亡方式至关重要,一旦误判他杀或其他各种死亡方式,轻则引起纠纷,重则导致错案。所以法医在确定死亡方式时要慎之又慎。判断死亡方式不是单靠法医病理学工作者单独能解决的,有时通过法医病理学检验能确定死亡方式,有时则不能。往往在实际工作中许多案件在判断死亡方式除法医参加外,还需侦察人员的合作,根据对现场资料和案情调查所得材料综合分析,才能做出准确的结论。

3.推断死亡时间

人体死亡后至尸体检验时所经历的时间称为死亡时间,也叫死后经历时间。

根据现场勘察和尸体检查,法医应提出死亡时间的推断性意见。法医病理学工作者能准确的推断死亡时间(estimation of time since death)对于侦察人员分析案情及判断嫌疑犯有无作案时间等均有很大的帮助。迄今,国内外对死亡时间的推断有关的研究,主要是对动物实验性研究已有许多,但由于影响死亡时间判断的内外环境因素太多,准确判断难度很大,加之目前使用的一些检测工具、检测方法在实际工作中仍存在一些问题。因此,死亡时间推断仍是法医病理学中未解决的问题,有待于进一步深入的研究。

4.推断损伤时间

在尸检中,是指从受伤到死亡经历的时间称为损伤时间。推断损伤时间也是法医病理学研究的重点与难点的问题。目前国内外有许多法医病理学工作者采用了免疫组织化学和分子生物学等方面的技术进行了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在实际应用中仍存在着一些问题,有待于进一步解决。

5.推断和认定致伤物

致伤物的推断和认定,在法医病理学实践中不仅能为侦查提供线索,还有助于判断死亡方式,可为审判机构提供科学证据,对多人多种致伤物的判断更为重要,需判明不同凶器致伤的程度,涉及法律量刑问题。但在实际工作中致伤物的判断也是一难点问题,因同一致伤物可得出不同形态学改变;不同致伤物可得相同形态学改变,所以致伤物推断要结合案情、现场勘查、损伤形态学改变,还需结合衣着与其损伤的检验和验证,以及致伤物的提取和验定等相结合进行综合性判断得出较可靠的结论。

6.分析各种暴力之间或疾病之间的关系

在法医病理学实践中经常遇到受伤者患有某些疾病,有时还较为严重,因此在鉴定时必须要明确判断:损伤与疾病有无关系?如二者联合构成死因,是损伤为主,还是疾病为主。又如二者有因果关系,究竟是损伤为因,疾病为果;还是疾病是因,损伤为果。这不仅涉及到刑事责任的法律诉讼和裁定,还关系到民事赔偿,劳保待遇以及医源性损伤和医疗纠纷等问题的处理。

7.死者的个人识别

在法医病理工作实践中若遇到无名尸体,侦查部门急需查明死者身源,法医工作者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查明死者的年龄、种族、性别和姓名,进而了解其死前行踪及其社会关系,然后法医病理学工作者应根据尸体的身长、性别、容貌、体格特征和先天或后天获得的异常体征(如色素斑、痣、畸形或纹身、整形、疤痕等)以及体表附着物、衣着及其内存物、附着物等特点,进行死者个人识别(personal identification of the deceased)。必要时应请法医人类学或法医牙科学专家对死者骨骼、牙齿进行检查、分析。有时还需请有关专家对死者的血型、DNA和毛发等物证以及指纹、掌纹等进行检验鉴定,提供个人识别的依据。对一些高度变形、碎裂、腐败的尸体,还需会同其他方面的专家、刑侦人员以及能认知死者的人员共同合作方能辨认。

8.参与医疗纠纷的检验鉴定

医疗纠纷是法医病理学的重要内容和任务之一,尤其是患者已经死亡的医疗纠纷,其争议的焦点在于死亡与临床诊断和各项医护措施可能存在的差错或事故是否有关,因此,解决这类纠纷的核心问题是死亡原因。要查明死因,就必须以全面系统的进行法医病理解剖和相关辅助检验的结果为基础,再结合临床医学资料和调查研究的证据综合分析。死因的确定能为澄清事实、判断是否医疗事故提供证据。

9.其他问题

由于法医病理学服务于各类诉讼活动,有时需对损伤与中毒、疾病与中毒的关系做出分析判断。有时还根据审判案件的需要,法医病理学工作者根据尸检所见结合现场勘查和调查,需重建死亡当时的情况。

有时还需对碎尸或交通肇事、空难、海难等案件,进行个人识别为侦查或处理善后提供线索、依据。

四、       法医病理学工作者应有的工作态度和职业道德

法医病理学工作是为司法服务,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服务,为侦查和审判提供科学证据。因此对法医病理学工作者不论在工作态度还是职业道德上都提出较高的要求。

1、树立良好的敬业精神:对公、检、法、司委托的各类尸体(新鲜与腐败尸体)必须做到不推托,而且要保证质量,切不可不负责任,草率从事;在实际工作中有时会遇到各种意想不到恶劣环境,但法医病理学工作者应勇敢面对,提倡吃苦耐劳,不怕脏,不怕臭的精神。另外,法医病理学工作者,在实际尸体解剖的工作中时时要有证据意识,在最初尸体解剖时,对认为是重要的证据的检材和标本、尸检记录、照相等一定要保存下来。目前,我国有些省市法医需对有些案件送上一级单位进行鉴定,往往对尸检后的组织固定不良或收集证据(检才、记录、照片等)不足,导致了上级部门无法判断死因或死亡方式等。

2、树立良好的职业道德:法医病理学工作者在实际工作中分散在各个基层,可遇到各种形形色色的民事与刑事案件,可遇到社会上层次的人,每一案件发生后,会有各方面的人士来打招呼,但法医病理学工作者应不受各种人为因素的干扰和腐化思想的侵蚀,严格坚持按科学技术原则进行观察、分析、做出结论;不偏不倚,对人民负责,对国家负责,对法律负责。《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百零五条规定:“……鉴定人……隐匿罪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三百零七条规定:“……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司法工作人员犯前两罪的,从重处罚。” 另外,法医病理学工作者在鉴定过程中若出现将案件与另一案件标本搞错,并得出错误的结论,此法医工作者应受到相应的行政处罚。

3、良好的科学思维方法:法医病理学工作者在实际鉴定工作中,应以辩证唯物主义观点为指导,不能孤立的、静止的、表面的和片面的看问题,而要深入细致地做好调查研究,全面细致地了解案情,勘验现场,尸体解剖,用客观的方法观察未知事物,并且始终用唯物辩证法去研究和解决案件中的问题,得出正确科学的结论,为民事和刑事诉讼提出客观科学的证据。

第一节            法医病理学的发展

法医病理学是法医学的主干学科,法医学的发展取决于法制的健全,另一方面取决于医学及相关学科的技术的发展。

一、我国古代法医病理学检验织结构及其成就与著作

(一)我国古代法医病理学产生

我国古代的法医学检验产生于中国战国时期,这一时期就制定了与法医学检验有关的制度。与此同时代的《吕氏春秋》一书就提出对各种伤害进行检验的要求:“命理瞻伤、察创、视折、审断,决狱讼,必端平。”其中的“理”是审理案件的官员,“伤、创、折、断”据东汉蔡邕(公元132~192年)注释:“皮曰伤,肉曰创,骨曰折,骨肉皆绝曰断”指的是不同程度的损伤,表明在战国时期已有对伤害案件进行法医学检验的规定。领导该书的编者是吕不韦(公元前?~235年),该书的编辑也恰是在其为秦相的时期(公元前249~237年),因此说古代的法医学检验最早产生于中国的战国时期(公元前475~221年)是有根据的,令人可信的。《睡虎地秦墓竹简》的发现,尤其是其中的《封诊式》为这一论断提供了勿庸置疑证据。

《封诊式》(Feng Zhen Shithe Formulas for Sealing up and Investigation)是秦简原有的标题。由书中的内容可知,“封”指查封;“诊”指诊察、勘验或检验,“式”是格式或程式。顾名思义,《封诊式》就是有关查封与勘验程式的一部书籍。其全书共有25节,包括书的题目共有3010字。书中的大部分内容都是以案例的形式介绍的。《封诊式》中的审讯,具体指出了审讯犯人的方法,强调不用刑讯察得真情:“不用拷打而察得犯人的真情是最好的;施行拷打,不好;恐吓犯人是失败。”犯人历史调查,是在捕到犯人后,向外地发出调查犯人有无前科的文书格式。查封,是查封犯人之家并派人看守的文书格式,指出查封的程序和详细记载查封的方法。逮捕,包括逮捕杀人犯、私铸钱犯、盗马犯以及通奸犯等的文书格式。

在《封诊式》中最早法医学检验已对麻风病、外伤性流产进行检验,并对现场尸体检验,他杀的检验报告书,自缢检验报告书都具有法科学性质,并不是单纯的案例记录。

最早的医学检验规定,从《睡虎地秦墓竹简》中未找到专门关于医学检验的法律规定,但有以下两个情况可供参考。

其一,秦律规定:“有人自杀,其家属没有向官吏报告,就把死者埋葬。经询问得知死者有妻、子,应予拘问。未经报告即行埋葬,应罚一件铠甲。”这里虽然未提出报告官府进行尸体检验问题,但是结合《封诊式》中的自缢死检验案例可以认为,自杀也是要报告官府进行检验的,以便排除他杀的可能性。未报告官府而自行埋葬便要受到惩罚。

其二,秦律规定:“如小隶臣病死,应报告其……(疑指奴隶主)处理;如小隶臣不是病死,应将诊书报告官府论处。”小隶臣即小奴隶。秦律规定:男不足65寸,女不足62寸,皆为小。身高52寸就得开始从事奴隶劳动。这里的小隶臣指的是牧童。结合《封诊式》中的案例可以认为,“诊书”就是检验报告书。就是说,秦律规定小隶臣不是病死的都要进行尸体检验。对小隶臣尚且如此,对成年奴隶、平民以及有爵者非病死时须进行检验,是可以推想而知的。

(二)我国古代检验的组织结构

1 发案报告与案情收集

秦简没有记载有关检验组织的规定,但从《封诊式》所介绍的内容可以看出,中国在战国时期已有一定的检验组织制度。每个案件的开头,都有一段作为检验前提的报送案件的理由,然后由县令或县丞命令史率领隶臣等前去勘查、检验。检验时允许家属和有关的同里人参加共同观看。检验后,由令史写出检验报告书。报送理由加上检验报告书就成为县令或县丞命令处理该案的依据。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时期已经注意到检验要与收集案情相结合。

2.检验人员

由《封诊式》所介绍的各案例可以看出,中国在战国时期已有明确的检验分工。

令史: 是一县之中的下属官吏。负责进行活体检验:诊察损伤的性质,也诊察疾病的真伪,如在“告臣”一节中提到:“令令史某诊丙,不病”。令史是尸体检验的主要人员,又是盗窃现场的勘查人员。他不仅对各种类型的案件进行检验,还负责拘捕人犯。令史的多样性职责与《封诊式》一书的多样性内容正好相应。对法科学和法医学的发展来说,令史乃是世界上最早的验尸官(coronet)和现场勘查人员。

睡虎地11号墓中的墓主喜(公元前262~217年),拥有大批秦律竹简和《封诊式》一书作为陪葬品,生前又曾任安陆和鄢等地的令史职务,可以认为,喜就是现知世界上最早的验尸官和现场勘查人员。

医生: 除麻风病是由医生进行诊断的以外,其他各种案例的检验均无医生参加,说明医生仅参加与疾病有关的活体检查,并不参与尸体检验。

隶妾: 活体检查妇女的下部,由经产的隶妾进行。隶妾是女奴隶,让奴隶进行检查很可能与检查妇女的下部被认为不吉利或晦气有关,把这种检验看作是一种卑贱的工作。

隶臣: 是男奴隶。检验时帮助搬运尸体、脱穿衣服和协助测量尺度等。

3.检验报告书

战国时期的检验报告书与今日的法医鉴定书类似。对检验报告书的写法,当时已有明确的要求,《封诊式》就是提供其标准格式的书籍。有以下几个部分组成:

报告案件理由: 简述由何人(注明姓名、职务或等级、住址),因何故前来报案。要求用语简练,含义准确。

检验记录: 首先注明被指派的检验人员姓名、身份。然后详细记录检验的经过和检验的所见。有意义的是对于应该记载的所见(如血泊大小的测量,现场的足迹状况)如为阴性,也要求予以明确说明。

结论: 根据检验结果做出结论,要求简明扼要。

其他: 包括对尸体、物证等的处理,案情的收集。

(三)我国古代法医病理学成就与著作

汉代王充(公元27~97年)在其著作中首先论证了生与死的辨证关系。他指出:“有血脉之类,无有不生,生无不死。以其生,故知其死也。”当时有名的中医书籍《素简》(约公元前4世纪~1世纪)记载:“脉绝不致曰死”,“脉短,气绝死”。王充书中还记载了窒息死的动物实验:“诸生息之物,气绝则死。…致生息之物密器之中,复盖其口,漆涂其隙,中外气隔,息不得泄,有烦死也。”隋代(公元581~618年)医学大师对溺死的解释应用了气绝致死的道理:“人为水所没溺,水从孔窍入,灌注肺腑,其气雍闭,故死。”蔡邕(132~192年)对《礼记》中记载的“伤、创做了比较科学的注释:‘皮曰伤肉曰创,骨曰折,骨肉皆绝曰断’”。即以仅伤及皮肤的为伤,如挫伤,伤及肌肉为创,如刺创、切创;骨伤为折,如颅骨骨折;骨肉皆绝为断,如肢体离断。蔡邕这一科学解释至今被许多学者应用。三国时代的吴国(公元222~280末年,句章县的县令张举首先进行了烧死的动物实验,发现生前烧死与死后焚尸的初步鉴别法,当时案例“有妻杀夫,因放火烧舍,乃诈称火烧夫死,夫家疑之,诣官诉妻,妻巨而不承。举乃取猪二口,一杀之,一活之,乃积薪烧之。察杀者口中无灰,活者口中有灰。因验夫口中果无灰,以此鞠之,妻乃伏罪。”此案例至今仍在学者间应用。

中外法医学者公认为的,现存最早的系统法医学著作是古代法医学者宋慈所著的《洗冤集录》(Xi Yuan Ji Lu)(其英译书名是“Instru ctions to Coroners”(也称验尸官指南)(HAGiles1924);美译本“Washing Away of Wrongs”(洗除冤枉)(B.E.Mcknight .1981);日译本《洗冤集录.洗冤录详议》(石山昱夫、张维东等译,1990))该书出版于南宋淳祜七年(公元1247年)。此书主要成就是较系统地介绍了尸体现象,机械性窒息,机械性损伤,高低温损伤、猝死、堕胎、现场勘验等内容。宋慈《洗冤集录》是世界上现存第一部系统的法医学著作,比欧洲法医学先驱pare1575),Fedeie1598)和Zacchia1621)等的法医学著作早问世三百余年。《洗冤集录》的内容,涉及到法医病理学中心内容的大部分,而系统地阐述了在各种死亡情况下尸体检验方法与检验所见。在此书中所阐述的问题至今仍有意义。用西方的比喻,宋慈是“世界法医学之父”,用中国的比喻,宋慈是“法医鼻祖”,是有道理的。

在法医学史上,《洗冤集录》是划时代的著作,是中国古代法医学取得重要成绩的标志,但在其后六百余年间发展缓慢,终于落后于欧洲国家的法医学后面,分析下来有以下几方面:① 中国古代的检验制度是维护尸表检验,不准系统解剖,这一规定一直维持至清朝末年;② 检验人员分工不合理,在中国从战国时期起就是由验尸官吏验尸和仵作进行,而不是医生验尸,这是检验人员分工不合理的主要表现;③ 法医学内容法合化,古代将法医学内容法合化,表现在尸体检验时严格限制尸表检查,颁布致命部位和致命伤,为尸表检查结果下结论提供法律依据。法合化后限制了法医学的发展,清代学者列举了不少事实说明其阻碍科学发展的情况。如:舌骨大角骨折是清代法医学的一项重大发现,但因规定的尸图中无“钗(舌)骨”一项,因而不能填写。

二、国外古代法律与法医病理学情况

(一)国外古代法律

早在公元前2113~2006年,苏美尔人的乌尔纳姆法典是最早涉及到法医学;俾拉拉马法典(Bilalarna Gode)是约在公元前20世纪埃什嫩那(Eshnunna)国王俾拉拉马所制定,内容要比乌尔纳姆法典远为完整。涉及到轻伤的赔偿,如咬伤鼻赔银1(明那),伤一眼赔银1(明那);挫伤手赔1/2(明那)等。至于涉及生命问题则由国王裁决。公元前19世纪拉尔沙王国法律中也涉及到法医学问题,其中有两条规定:“推撞自由民之女,致坠其身内之物者,应赔银10舍克勒”,“殴打自由民之女,致坠其身内之物者,应赔银三分之一明那”。公元前1692~1750年,汉穆拉比(Hammurabi)法典有律282条,是现存世界上最古老、最完整的成文法律,其中伤害案件、事故性伤害致死、性犯罪与乱伦、诬告与水裁判法都涉及到法医学与法医病理学。赫梯(Hitties)是黑海南岸小亚细亚中部的古国,赫梯法典(Hittites Code)编于公元前15世纪,其中对杀人、伤害、伤人堕胎等条文涉及到法医学与法医病理学。

印度教视为伦理规范的《摩奴法典》约诞生于纪元前二世纪至纪元后二世纪,两千多年来是印度教社会的法制权威。该法典规定侵犯人身罪的有杀人、伤害、侮辱和奸淫等。并规定:打伤肌肉者应罚六施迦(当时货币名称),而打伤骨头者应驱逐出境;伤害肢体,损伤造成流血时,应该勒令肇事者支付医疗费。古罗马《十二铜表法》第七条规定:若有人发疯,则其近亲及同族人享有对本人及其财产的权力。此规定可能系法律条文中,对精神病人行为能力最早的规定。在父权法中曾述及:人只经十个月诞生,而不是十一个月。这亦可能是妊娠期在法律意义上的最早记述之一。

以上古代法律均与法医学有关,其中许多规定是需要医学和法医学知识的,另一方面也可清楚地看出法律和法学的发展也增加了法医学知识的积累,促进了法医学的发展。

(二)国外古代法医病理学鉴定

1.古代西方最早法医病理学鉴定是1921G.Bohne由拉丁文献译出1289年在意大利波伦亚进行的检验案例,又由Ackerknecht译为英文,这些案例无疑是属于有法医学意义的医生检验事例,其中一例是:“医生MalevodaAmoretus先生与法官GandinoAlbertus先生在Saracocia大教堂中检验了一个因创伤而死的J.Rustighelli的尸体,经观察和检验后一致认为有以下发现。

胸部:致命创(deadly wounds7处; 颈部:致命创1处;前头中部:致命创2 ;枕部:致命创1处;上颌部:非致命创1

宣誓证明属实 212日星期六。

尽管内容简短,但这是现知欧洲最早的由医生进行的尸体检验报告书。

2.国外古代最早验尸官检验  Heddy报道,最早的尸体检验例见于1265年:“事情发生在英国的BarfordJohn的儿子Henry在晚祷时间进入父亲的院中玩耍,游戏之间落入水沟中被淹溺。其父迅速来救,当其救回时却发现已经死亡。John宣誓证实自己的申诉,由附近4个镇召来的陪审委员在验尸官Rowland主持下进行了验尸。他们进行的调查认为:尽我们所知,Henry之死属于意外死。”

本例应属于验尸官最早的验尸例,不是由医生进行的,而且没有具体的检验所见。其后在《1300~1378年伦敦城验尸官记事》一书中还有许多的验尸官检验例可资参考,不过其检验例大都以记述案情及组织检验经过为主,对伤痕有所记载,但多缺乏伤痕性质的描述。

3.国外古代最早的尸体解剖例  Salimbene的日记记载:1286年的冬天异常寒冷,在意大利的Parma等地冻死许多人和鸡;一位医生解剖了一些鸡,发现这些鸡心中都有脓肿并有囊泡(vesicle);“他也解剖了一具男尸,在心脏中发现了同样的囊泡。”据认为这是为解决死因问题进行尸体解剖的第一例,但这例并不是为司法目的解剖,似应属于最早的病理解剖例。Rubin在其《中世纪英国医学》一书中介绍了一幅13世纪的病理解剖图,表明病理解剖的实行要早于法医解剖。

据认为第一例司法尸体解剖是在1302年,由Bartolomeo da Verignana遵照波伦亚法庭的命令对一例被疑为中毒死的贵族Azzolino施行的。其解剖结果否定中毒死,同时指出:“我们郑重宣告我们所具备的条件是,对其各部位的解剖和感知所得的证据”。据Singer1925)复制的解剖图可知,那时的解剖切口是由胸骨剑突起至耻骨联合止,在有内科医生和牧师在场下,由外科医生摘出脏器。

公元前44年,罗马将军恺撒遇刺身亡,为查明死因,法老院责成Antistus医生对恺撒的尸体进行检验,Antistus医生证实,恺撒所受的23个刺创中,位于胸部1~2肋骨间的贯通性刺创是致命伤。

三、近代法医病理学

(一)近代尸体解剖的开展对法医病理学贡献

尸体解剖(autopsy)的开展是古代医学向近代医学发展的重要步骤,也是古代法医学与近代法医学的分水岭。公元1543年,法兰德斯(现比利时境内)的解剖学家Andreas Vesalius1514~1564),现代人体解剖的创始人,出版了七卷《人体结构学》,阐明了人体的正常解剖结构;他曾应邀解剖一具少女尸体,他以高深的解剖学知识和技术证明其死亡原因系缠腰过紧所致,并非中毒。他并与A.Pare共同证明法王亨利二世比武所受的伤是致命伤。1532年,德王查理五世颁布了加罗林法典,特别强调了法医检验中尸体解剖的重要性。使法医病理学从体表观察深入到人体内部,从局部病理观察发展到全身系统的病理观察并根据其改变进行的分析综合,形成了现代法医学的雏形。德国Karl五世1532年颁布的犯罪条令中已明确规定,凡审理杀人、中毒、堕胎、杀婴、医疗事故等方面的案件,必须邀请医生参加,说明16世纪法律与医学已携手合作。从16世纪到19世纪,自意大利到法国、德国、奥地利、英国,法医病理学不断取得进展。奥地利病理学家Bokitansky1804~1878)亲自解剖了3万具尸体,掌握6万例尸体解剖材料对全身各种疾病病变的检查都非常详细,丰富了病理解剖学的内容,著成了一部巨著《病理解剖学》,为法医病理学研究开拓了新的途径。1682年有人用肺浮扬试验鉴别了婴儿是活产抑或死产。1772年,法国的法医学家报告了颅内的对冲性损伤。1814~1815年,巴黎的法医学家M P. Ovrfila发表关于中毒的论文。除此以外,各国的法医学家通过系统的尸体解剖,详细观察了各种损伤、窒息、烧伤、电击、中毒的体内病变,积累了大量资料,包括颅脑损伤、胸腹腔内脏损伤、四肢骨及大血管损伤,各种窒息死的体内改变、各种毒物引起的不同内脏的改变、高温引起的热作用呼吸道综合症、冻死者胃粘膜的改变以及各种猝死的内脏改变等,将法医病理学推进了新的水平。

纵观16世纪至19世纪的法医病理学巨大成果,都源于尸体解剖的积累。我国在辛亥革命后,于民国元年(1912)颁布的刑事诉讼律明确地规定了有关法医尸体解剖的条款,1913年内务部又制定了我国第一部《解剖规则》,使我国法医解剖有了法律依据。但是我国由于长期受封建和迷信思想的禁锢以及科学文化不普及,在解放前,尸体解剖很少,影响了法医病理学发展。

(二)组织病理学推进了法医病理学的发展

人体解剖学者、病理学者和法医病理学者从16世纪开始大力开展了对体内各器官的观察。现代病理学的奠基人Battista Morgagni1682~1771)在1761年出版了《疾病的位置及原因》一书。组织病理学进一步揭开了人体微观世界的秘密,更进一步推进了法医病理学向前发展。1665年英国人R.Hooke用简陋的显微镜发现了细胞,1661M.Malpighi1628~1694)在显微镜下发现了蛙的毛细血管和血液循环,证实了W.Harvey血液循环的理论并研究了植物与动物的微细构造,发现了肾小球、肾小管、真皮乳头,成为组织学的开端。1838~1839年德国人M.G.schleidenT.Schwann先后在动植物和动物躯体上经过显微镜观察研究,认为一切动植物均由细胞组成,为人们从细胞水平观察、研究人类疾病时组织和细胞的形态学改变奠定了基础。德国著名病理学家R.Vichow1821~1902)自1843年起,用显微镜观察病变的组织细胞,他认为细胞的改变和细胞生活机能的障碍是一切疾病的基础,并指出病理改变与疾病过程和临床征象的关系,创立了细胞病理学说,并于1856年发表《细胞病理学》巨著,对血栓形成、血管栓塞、淀粉样变、脓毒血症和白血病等都有明确的观点,推动了病理解剖学、法医病理学以及临床医学的发展。到19世纪推出了H.E染色和特殊染色,为更进一步研究组织学、病理组织学创造了条件,解决了法医病理学一些实际问题,例如对损伤的生活反应的判断、损伤时间的推断、损伤后体表或组织内遗留物的检出、损伤后各种合并症包括肺或脑栓塞的认定、中枢神经系统外伤后微细改变的识别、窒息死者颈部压痕及内脏改变的认识、溺死者肺的改变及硅藻的检出、电流印痕的确诊以及对某些毒物所致组织改变的评定等等。由于应用了组织病理学的技术和理论,对于猝死的诊断(例如心肌梗死、心肌炎、高位脊髓前灰质炎、肺炎、脑炎、胰腺炎、心传导系统病变及其他许多可致猝死的疾病)有了明显的进展,这些进展大大丰富了法医病理学的内容,对许多案例死因的确定起了决定性作用。有些内容和方法现仍在沿用。至今病理学和法医病理学对疾病病变的诊断主要还是依据肉眼和光学显微镜检查结果为主,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种技术可以完全取代它。

(三)现代新技术在法医病理学中的应用

20世纪50年代以来,科学技术突飞猛进,各种新兴技术向医学领域渗透,开拓了新的学术领域,发展了多种边缘学科,推动了各个学科的发展。法医病理学也与其它学科一样有了明显的发展并取得了许多重要的成果。这些给法医病理学的继续迅速发展开辟了广阔的前景。

法医病理学是一门应用学科,其发展与其他学科的理论、技术的发展密切相关。显微镜的发现才有了细胞病理学,到了20世纪有了电子显微镜才研究到细胞的亚显微结构,进一步观察了细胞的超微结构。在20世纪50年代后逐渐出现了许多新的技术,例如:组织化学、免疫组织化学、图像分析、利用基因片段做原位杂交,RT-PCR等技术使法医病理学科学研究从细胞水平发展到蛋白水平乃至分子水平,开展了一系列的实验性和应用性研究。一些研究的成果已被实际检案应用,如:推断损伤时间仅靠肉眼和组织学改变不能得到准确的结论,但结合酶组化、免疫组织化学技术,对基因某片段进行原位杂交等技术可得出相对可信的判断结果。目前不仅对皮肤上的各损伤时间的确定有较详细的报道。而且在脑损伤及其损伤时间的研究,目前除采用了酶组化、免疫组织化学技术在蛋白水平研究外,现还采用了原位杂交法检测神经生长因子、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BDNF.NT-3TrkBTrkcmRNA的表达情况,在分子水平进行了研究并取得了成绩。

在探讨心肌梗死、心肌缺血研究中近年采用了免疫组织化学法检测肌红蛋白、肌动蛋白、纤维连接蛋白等在蛋白水平研究心肌缺血再灌注后的心肌损害改变情况。

;对猝死的研究也采用了多种先进技术手段除采用免疫组化、原位杂交等技术外,并把其他领域先进科研手段应用本学科的研究,如应用基因突变遗传病的研究来解决有关心源性猝死问题。

推断死亡时间采用了死后不同时间组织内DNA降解情况的检测,通过图像分析仪和流式细胞仪测得死后不同时间各内脏器官DNA量的改变的变化的规律,判断死后经历时间,解决法医病理学难点问题。

新的科研技术与新的研究方法在现今社会是突飞猛进,法医病理学的研究与其他学科领域研究互相渗透,促进了法医病理学学科的发展,使其向更微观、更微量、更深入的层次发展。将为审理各种案件提供更科学的证据。在美国的许多法医鉴定局都有先进的X线设备以检验枪弹,还有扫描电子显微镜加X线能谱分析仪以分析枪伤组织内或嫌疑发射者手上的粉尘,以判断枪的种类及发射者。同样也可用来观察索沟、粘膜、肌膜、血管内膜表面,用常规方法看不到的病变或损伤。用荧光分光光度计、显微分光光度计和显微荧光分光光度计以及高压液相色谱等仪器检测组织中的炎症介质或酶,以推测损伤时间。用扫描电子显微镜检查组织中的纤维蛋白以鉴别生前伤和死后伤。用激光显微镜检查组织中的损害。用PCR仪检测组织中的某些分子生物学指标等等。电脑图像分析也已被应用于法医病理学做定量检测的手段。总之,任何技术,只要有助于阐明涉及法律的人身伤亡问题,均可被法医病理学学者所用。

生物芯片(biochip)技术是当前科技发展前沿,生物芯片技术在法医病理学遗传病治疗方面已开始应用。DNA芯片技术能用来分析基因组范畴的基因突变和表达变化,是在分子水平研究病理学的新途径。其中基因芯片可直接检测和鉴定缺陷的基因,用来诊断基因缺陷引起的遗传疾病。目前生物芯片技术在法医物证检验和毒物分析方面已崭露头角。据报道上海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已在国内首先研制成基因芯片并成功地筛选到400余种与人体生长发育相关的以及与肿瘤相关的基因,首次制备了用于诊断丙型肝炎的基因芯片。

纳米技术是20世纪90年代末兴起的,预测21世纪初将会出现一个新的领域——“纳米医学”,也将会促进法医病理学的发展。

远程通讯技术将为法医病理学发展服务。目前现代大城市的大医院定期通过远程通讯进行“远程医学会诊”、“远程教育”,通过远程通讯传递静止图像或非同步图像、动态或同步图像,国内已开展了远程病理学会诊,不久将来法医病理学疑难案例也将会在国内甚至国际上进行法医病理学检案会诊。

总之,法医病理学是一门应用科学,随着社会的发展,其面临的问题和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仅用老的传统的法医病理学技术手段已远远跟不上科学的发展。因此,在应用传统的尸体解剖查明原因和分析各种问题时,除立足于现场勘查,常规的辅助检查外,还需采用各学科之长,用各学科的新理论、新技术、新设备充实法医病理学的检验鉴定方法,为审理民事、刑事各种案件提供更科学的证据。

 

第三节 法医病理学检验记录,鉴定书书写及档案、标本管理

 

在实际检案工作中,法医病理学的检验的对象是尸体,有时检验基层法医送验的离体的组织器官及有关文证资料。

一、       现场勘验

法医病理学工作者勘验现场,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03条规定:“侦查人员执行勘验、检查,必须持有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的证明文件。”第106条规定:“勘验、检查的情况应当写成笔录,由参加勘验、检查的人和见证人签名或者盖章。”第107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的时候,对公安机关的勘验、检查、认为需要复验、复查时,可以要求公安机关复验、复查,并可以派检察人员参加。”

法医病理学工作者现场勘查(scene investigation)的任务是了解案件的发生经过,观察发现尸体的现场情况及尸体与周围环境的关系,收集物证包括血痕、呕吐物、服剩的药物或毒物以及其他与死亡有关的物证,进行尸体外表检查和记录。

1、案情调查:法医应记录提供案情材料者的姓名、年龄、职业、地址、与死者的关系;记录案发目击者叙述的案件经过情况;详细了解死者临终前的情况及可能与死亡有关的因素;详细记录发现尸体的经过(发现人、时间、当时情况及发现后有无尸体被移动过);并记录死者家属或其他关系人提供的情况等。

2、现场勘查:命案现场的尸体勘验一般应在痕迹勘验之后进行,避免破坏遗留下来的痕迹。如法医到现场后发现被害者未有死亡,应急送医院抢救,并在医生同意下收集各种物证材料(呕吐物、血、尿液等)。如法医到现场后发现有可疑毒气、爆炸等迹象,应采取安全措施然后再进入现场勘查。现场勘查首先是静态观察,然后以尸体为中心再向周围扩展。并做到边观察、边记录、边绘图并同时拍照,也可同时录音、录像。观察尸体的位置及其与周围物体的关系,有无移尸迹象;观察尸体体位、姿势和衣着,尸体表面若有血迹、毛发、呕吐物或其他附着物,应观察其形态、流注方向、干固程度、有无特殊气味等,并在不变动尸体状态的情况下提取备检。若是无名尸体,应当场查明死者体表的特征(如身高、脸型、发式和疤痕、斑、痣等)以及衣着的颜色、款式、牌号、面料和随身携带的物品、证件等,以便尽快为侦查提供线索。死者随身的贵重物品经检验记录后应交专人签收。尸体现场勘验笔录应由现场指挥者、勘验者、笔录者、法医以及见证人当场过目、签字。重大命案现场,在侦查期间尽量封闭,保留一段时间以备复查。

3、尸表检查:尸表检查包括尸体及衣物

尸体外表检验应在尸体现场或现场附近适当的地方进行,便于和现场勘查的情况及时沟通。也可到解剖室作尸检,但移动尸体时,对死者头面部、双手等外露部分尤应注意妥善的保持原状并加保护,切勿形成新的污染和损伤。

尸表检查要详细检查死者的衣着状况,在全身衣服除去后进行尸体体表检查,尸体着衣和脱衣后的裸体至少应拍摄腹背两面的全身照片。尸体外表检查主要应记录尸体的死后变化(即尸体现象)、尸体的特殊体位及形态变化、体表个人特征、体表附着物、体表血痕及损伤情况。体表损伤的位置及形状应与衣服上的破损作对比。体表检查应在印好的体表图案上标明各损伤的位置及形状,如有多个损伤时应逐个编号,并按号码用文字说明其大小、方向以及损伤种类或程度,并提取血、尿、胃内容等。尸体在死后不同时间进行检查,应每次分别记录,分别照相,因为各次检验结果可能不同。对无名尸体的相貌特征,病变特征,以及衣着、携带物品和尸体包装物的特征进行细致检验,详细记载,并一律捺印十指指纹和掌纹。一些冷藏的尸体,经多次解冻检查,由于红细胞崩解,会出现许多原来未见过的类似出血的改变,也会发生霉变,切不可当成生前损伤和病变。

检查尸体衣着时,首先要注意其表面有无附着物,必要时应提取备检。对纽扣、腰带、鞋带等应注意其是否完好和系着状态,如衣着有破损应鉴别其新旧,新的破损还应查明其与尸体上的损伤是否对应,并仔细检查破损纤维的断端状态以辅助推断致伤物。

尸体检验笔录应由法医单独制作。再次勘验现场和检验尸体时,应制作补充笔录。对无名尸体,必须拍摄正面整容照片。对于需要保留的尸体,应妥善保存,并向死者的家属或者所在单位的领导说明情况;对需要提取的物品要填写清单并向物主或主管单位出具收据。

二、       尸体检验记录

法医病理学工作者在尸体解剖时应记录,需注明解剖的时间、地点、解剖人、照相人、在场人;详细记录解剖的步骤及所见。可用事先拟定的备有空格的已成文的记录纸,按解剖所见逐项填入。解剖记录中除阳性所见外,有些重要的阴性情况也应写明。例如外伤致死者是否检查了头颅,头皮下是否无出血,颅骨是否无骨折,脑内有无出血等,如做了检查,即使未见异常改变,也应叙述。尸体外表检查及尸体解剖均应拍照或录像(包括全身情况、各处损伤以及损伤的特写照片)。所有像片均应逐一贴到纸上,并逐张写出说明,全部与尸体解剖记录装订在一起。从尸体中提取了那些内脏器官标本或做组织学检查,均应记录。在尸解中若提取胃内容物、血与尿液也应记录,并送相关实验室进行检验(毒化、物证)分析。如做了组织切切片检查,应对各器官组织片进行具体描述其组织学改变。

尸体解剖是法医病理学检验鉴定的基础,如果没有经过全面系统的法医病理解剖和病理组织学的检查以及相关的各项辅助检验,法医学鉴定人不能出有关死因的法医病理学鉴定书,如需要只能出据法医学尸检报告或意见书。

在日常工作中法医病理学工作者还会遇到许多离体组织器官需要作法医病理学鉴定,这种情况常见碎尸或空难、交通肇事等案件。这类法医病理学检验的对象只是尸体的某个器官或部分器官、组织,而且多不完整和没有很好的固定保存。虽然这类送检材料条件很差,但也应通过肉眼和病理组织学的检查,及一些辅助化验和特殊免疫组化及分子生物学技术,尽可能地就现有的送检材料做出鉴定报告。这类报告一般只记录客观所见,有条件的也可做作出病理诊断。在实际鉴定工作中有时会受公、检、法、司委托需接受送来尸检笔录或法医尸检鉴定书及其相关的组织切片、内脏器官、检验报告、声像资料等检材需做法医学鉴定、复合鉴定和重新鉴定,在证据充足的条件下,也可做出综合分析判断,制作鉴定书。

三、       法医病理检验过程中应注意的问题

法医病理学在检案中主要面对尸体,要求鉴定人一定要做到以下几点:

1、尸体剖验要系统全面  尤其首次尸体检验最为重要,如检验不全面,有遗漏,是造成疑案的主要原因。系统解剖应要求坚持剖开三腔(颅、胸、腹腔),必要时还需开脊髓管。

2、尸体检查观察要仔细  肉眼检查要认真仔细,否则会遗漏应该检查部位,将导致错误的鉴定方向,例如隐蔽处的电流斑遗漏;隐蔽处注射针眼(他杀)遗漏;柔软物体压闭口鼻部;或用柔软物体衬垫扼压颈部等都会导致不明显的暴力痕迹,不易发现而被遗漏。

3、判断病变要确切  法医病理学工作者要有扎实的医学和法医学理论知识和技能,再加上实际经验,在鉴定过程中对各病变就不会视而不见或遗漏。例如,若不会检查心脏冠状动脉或不会辨认急性心肌梗死心脏的病变,而未能确认是冠心病猝死;将临床抢救时胸外心脏按摩造成的胸部皮下出血、肋骨骨折(有的甚至刺破肺、肝)而误认是加害暴力所致;把心室或肺动脉内的死后鸡脂样凝血块误认是生前的血栓形成或血栓栓塞,所有这些错误的判断都将导致错误的鉴定结论。

要确切地认识病变并做出正确的诊断,不能只凭肉眼检查,常需在显微镜下观察组织切片。因此法医应具备法医病理组织学的基本理论和看病理组织切片能力,否则很难确切地认知病变和做出正确的诊断,甚至会出现错误,或者是把死后变化误认是病变。例如,实际工作经验不足的法医工作者把胰腺死后自溶误认是急性坏死性胰腺炎;有的法医仅在心肌间质中发现少数甚至几个小圆形细胞就确诊为病毒性心肌炎;还有的法医将审组织切片血管中的腐败菌落误认是细菌栓塞而结论死于败血症等。

4、提取检材要正确  在尸体解剖后提取检材时是非常重要的,那些检材需采取,鉴定人应做到胸中有数,否则所提取的检材对案件的鉴定没有任何帮助。

法医病理学的检材不仅有内脏组织器官、而且还经常要提取供毒物分析和各类物证检验使用的各种各样的检材,所以必须按各专业的不同要求提取检材。例如,病理组织学检材(组织块)的提取必须建立在肉眼观察确切的基础上,如果肉眼观察没有发现病变之处,或者没有提取到病变的部位,而是毫无目的的从每个器官上随意地提取一小块组织送检,则达不到病理组织学检查和诊断目的,甚至还会产生误导。又如,提取毒物分析的检材不仅要取胃内容物,而且必须同时提取血液、肝、肾等并保障有足够的量,有时还需提取尿、脑和脑脊液等。因为胃内有毒物并不能证明就是中毒死,死后也可灌入胃内。要证明是中毒死,必须在组织、体液内检出毒物并达到致死量或致死的浓度,而且伴有相应的病理形态学的变化。根据需要,有时还需提取做正常对照的检材。

5、尸体剖验记录要详实  尸体解剖记录是制作鉴定书的依据,也是法律证据,所以必须做好记录。如记录过于简单或不确切,重点未记录,就会使他人无法从记录中想象和重建当时客观情况。也可导致在制定鉴定书时不能回忆当时尸解情况,遗忘当时客观情况,所以在解剖时不仅要记阳性发现,同时也要记载阴性发现,否则容易给人留下悬念和猜想。

6、拍摄照片要清晰  照片是证据,特别是现场勘察的照片一定要多拍,因为实践证明,随着侦查工作的深入和拓宽,有些在当时认为没有必要拍摄的地方和物品,以后就有可能成为重要的证据和线索。在尸检中,不仅要拍摄与死者有关的阳性所见,有争议的和有鉴别意义的阴性所见也要拍摄。

7、辅助检验结果要审定  法医学鉴定过程中常常会应用到各种仪器设备,但对检测出的结果要进行认真分析做出综合判断,否则有时其检验结果会产生误导,甚至做出错误死因结论。因仪器由人操作,操作人的水平、技术能力好坏,做出的检验结论差异也很大;有时仪器老化性能不稳定。也会导致错误的结果,因此作为法医工作者必须学会判断、判读、评价各类检验报告。

8、鉴定结论要有依据  任何一份法医学的鉴定书中的结论都要有依据,法医尸检鉴定结论的依据虽然主要取自尸体剖验的客观所见,但在做出判断之前必须结合案情调查、现场勘查及各种辅助检验的结果,最后进行综合分析判断,做出正确鉴定结论。尤其在损伤与疾病同时存在时,是疾病为主,损伤为辅;还是损伤为主,疾病为辅,下任何一种结论都需有依据,例如胸部被拳击当场倒地死亡,尸解未见明显致命性损伤,就确认为是心脏外伤死这样的结论是不够全面,应认真检查冠状动脉及传导系统是否由心脏本身病变引起,否则就会出现错误的结论。

9、尸检标本保存  尸体解剖后保留的内脏器官、组织块、组织切片以及在解剖时提取的血液、尿液、胃内容物、毛发、精斑等,都应妥善保管,一般应保存6个月至一年左右,对一些重大疑难案件要保持更长时间,直到案件终结,否则在案件重新鉴定和出庭作证时,就无法提供实物证据。

四、       法医病理学鉴定书

尸体检验记录应力求客观、详细和准确,其是书写正确的法医病理学鉴定书依据。而法医病理学鉴定书是经过法医鉴定人分析判断做出的专门性结论,最后要发送委托机关,对于刑事案件鉴定书就是侦查和诉讼的证据,有法律效用。而单纯的尸体检验记录或报告书则无法律效用。因此,法医病理学鉴定书应该符合以下要求:① 针对委托单位对需鉴定的问题,做出明确的结论;② 措辞应简单明了易懂;③ 分析说明内容应提出必要的理论和鉴定依据;④ 分析说明问题必须实事求是,不做无充分根据的推测,也不能避重就轻做出鉴定结论。法医鉴定人在书写鉴定书时必须有高度的责任心。

法医病理学鉴定书也与其他法医学鉴定书一样,分为绪言(前言)、案情摘要、检验、分析说明、鉴定结论、鉴定书末尾等五个部分。其特殊要求如下:

1.绪言:内容包括委托单位、委托日期、委托目的、被鉴定人姓名、年龄、住址、检验时间、检验地点、解剖人员、旁证人员、送检客体的种类、数量。

2.案情(或事由):应有案发时间地点、案情经过、事件参与者、致伤的部位、致伤物、死前的表现和发病和死亡的经过以及医治抢救的情况等。如有医院的病史应摘抄。同时应记载提供案情的人的姓名与死者关系。

3.检验:应按现场勘验、体表检查、各体腔检查、各器官检查、组织学检查、组织化学或免疫组织化学检查、细菌学检查、毒物化验及其他特殊检验等,逐项书写。

4.分析说明 应针对委托要求,叙述做出结论的依据,或不能做结论的原因。这一部分既要表达出鉴定结论是否有充分的材料依据,也要表达出鉴定人的科学思维逻辑依据。所用文字要求做到少而精。应按委托机关提出的委托要求进行分析说,在实际工作中常涉及到对死亡原因、死亡方式、损伤时间、致伤物、死亡时间等方面的鉴定和判断的要求,法医鉴定人应对任何一种委托要求都应进行客观的、科学的、公正的分析,例如:① 对于死亡原因,有时情况比较复杂,存在几种疾病和(或)损伤时,应分析主要死因、直接死因、辅助死因、死亡的诱因以及死亡的机理;② 对于死亡方式,法医应根据勘察现场后的实际情况,提出恰如其分的意见。有时法医所见材料不充分,必须与侦察人员共同分析,才能做出死亡方式的结论;③对于死亡时间,应提出计算的依据和可能的波动范围,采用不同检测方法推断可能会得到不同结果,在鉴定时应采用几种不同的检测手段,然后综合分析得出较为正确的结论;④ 对于致伤物推断,应着重说明致伤物与身体接触部分的可能形成的形态学改变,同时必须说明致伤物的种类和性质;⑤ 损伤时间推断,首先是区分生前伤与死后伤;然后推断损伤时间,确定的准确程度需根据尸体的新鲜程度及法医病理学实验室的条件及水平而定。

5.鉴定结论: 应针对委托人或委托机关要求鉴定什么问题就回答什么问题。切忌答非所问。结论应简明扼要地分条列出。尽可能做出确定性判断(肯定或否定),或至少做出倾向性结论,而不能做模棱两可的结论。结论必须经得起推敲或辩论。

6.鉴定书的末尾: 按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由鉴定人签名。刑事诉讼法并未规定是否需要单位盖公章。但按我国惯例,均由鉴定人所在单位盖法医鉴定专用章。民事诉讼法(19823月公布)第六十三条则规定:“鉴定人应当提出书面鉴定结论,在鉴定书上签名或者盖章,并由鉴定人所在单位加盖公章,证明鉴定人身份。”

法医病理学鉴定书既然是证据,就必须有充分的客观材料,应将尸体解剖的标本照片写好详细说明与鉴定书装订在一起。至少一式两份,一分存档,一份送交委托机关。如有录像也应一式两份,同样处理。法医病理学既然是为侦查、预审、起诉及审判提供证据的,务必要求法医病理检查全面、细致,诊断符合科学,结论正确。法医病理学鉴定书就是证据的具体体现,决不可模棱两可,否则就可能造成冤、假、错案使凶手逍遥法外,受害人冤不能申;或者有人蒙受不白之冤。法医鉴定人更不能作伪证,否则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五、       法医病理学档案及标本管理

1、档案管理 法医病理学的档案包括现场勘验记录、尸体解剖记录、法医病理学鉴定书、照片、声像材料等。必要时应附上案情记录、预审笔录及其他有关材料。书面记录及鉴定书均应分案例装订,顺序排列、定期检查、年终清点并装订成册。照片应与书面材料一起装订并另做备份分别保管。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电子计算机的应用已日益普及,法医学应应用电子计算机对资料进行科学管理。目前在一些先进的国家,法医在现场勘验或尸体解剖时,已能将所见口述录音,由秘书负责用文字录入电子计算机,既可保存,也便于打印。应用电子计算机还可将每一案例资料输入数据库,便于统计分析,进行科学研究。电子计算机还可附有扫描仪,将照片图像输入电子计算机保存。如有数码摄像机,可将照片直接输入电子计算机保存。有些国家,将全部法医病理学尸体解剖资料建成全国联网甚至几个国家联网的数据库,可进行合作的分析研究。

2、标本管理 法医病理学的标本包括尸体解剖的内脏器官标本、组织块、组织切片、电子显微镜标本等。我国19799月修订发布《解剖尸体规则》第七条规定:“凡病理解剖或法医解剖的尸体,可以留取部分组织或器官作为诊断及研究之用。但应以尽量保持外形完整为原则。如有损坏外形的必要时,应征得家属或死者生前所在单位的同意。”法医尸体解剖后应保留必要的标本,以备有要求时出示或供复核。内脏器官大体标本由于体积较大,一般除为了教学需要要保留标本或某些特殊案例必须留作证据外,多在解剖后放回尸体体腔内,与尸体一起处理,但在鉴定案件过程留下的大体标本一般应留为0.5~1年,等案件了解后方可处理。组织块在一些国家规定每个器官保留一小块,用福尔马林固定,保存到案例诉讼结束或保留5年或更长时间。组织切片体积较小,可以长期保存。作为证据的标本必须妥善保管,不能毁坏或丢失。有些国家及我国还规定在尸体解剖后不得将一尸体的内脏器官放入另一尸体体内,否则会导致下次复案时错误的结论。

第四节            法医学鉴定体制及有关立法问题

一、       国外法医学鉴定体制及立法问题

世界各国由于历史条件、国情、伦理道德各异,因此各国法医学鉴定体制也有差异,各有特点。

英国  英国的法医制度有两种:① 验尸官制度(coroner’s system);② 检查官制度(procurator-fiscal system)。英国是最早实行验尸官制度的国家,现今在英格兰和威尔士的验尸官中其中10%是专职的,每年向验尸官报告死亡人数约17万人,其中有2.3万例需召开验尸会;在英国一般死亡的人均由诊治医生开死亡证明书报主管官员,死前最后的疾病未经医生救治或死因不明的人,应报验尸官,对非自然死亡或疑为暴力死的尸体,可组织召开验尸官会解决死因问题,验尸官召集的验尸人员约80%是临床病理医生,也有临床其他科专家。如验尸官认为与他杀有关需由内务部直接请病理科医生或请法医病理医生解剖。这一制度在世界上影响最为广泛,这一古老的制度由于近代以来的多次修正,其面貌已经远非昔日可比,而今除在美国部分州废除外,许多国家仍实施这一制度,其主要优点有以下三点:① 有调查案情独立办事处,不受来自司法或其他部门的干扰;② 有传唤任何与案情有关的证人的权利;③ 有很高的尸体解剖率。

德国  在德国死者先由医师检验,如不能确定死因,死亡方式,再报告警方检验,警方需要时还需勘验现场,提取物证,警方把有关案情、现场勘验记录等报检查官办事处,最后由检查官决定是否解剖,解剖由检查官任命的法医或各大学研究所被委托的法医病理医师担任。

意大利  在意大利发现尸体后先由警方到现场后对尸体作初步检查,检查结果报当地治安法官,由治安法官决定是否需进一步检验,若需要进一步检验送当地的大学法医学研究所或市级医院的法医科主任实施。

美国  据美国70年代资料报道,已又20个州(含Colombia区)建立了首席医学检验人办事处(office of chief medical, examiner,CMEO),还有12个州实行医学检验人制度(medical examiner system),其余各州实行验尸官制度。医学检验人(medical examiner)必须经美国病理学委员会考核并取得病理医师证书,由首席医学检验人任命。有的州CMEO设法医调查员(Forensic investigator)代理执行医学检验人部分工作(他们不是医生)仅负责一般案件现场调查、勘查、尸表检查,然后向医学检验人报告。具体疑难问题,由医学检验人负责解决。有的州仍实行验尸官制度,验尸官是选举产生的国家官吏,一般不考虑有无法律或医学资格。验尸官可亲临现场检查尸体,确定是否需要进一步检查,如自己是医生可以解剖或可指派医师实行。美国法医鉴定体制比较多样,存在一些缺点与弊病,故各州也都在改变之中,如任命法医病理学专家为验尸官,或采用两种制度兼容的方式,有的实行治安官兼验尸官制度,有的实行医学检验人兼验尸官制度。

日本  在日本法医被称为法医学者,主要指医科大学或大学医学院法医学教研室教授、讲师和助手,日本的法医解剖主要由这些学者来完成,根据日本“从事解剖者必须有医师资格”的法律规定,这些从事法医解剖的工作人员都必须通过国家医师资格考试并取得医师资格。在日本,把法医解剖分为行政解剖和司法解剖两个部分。行政解剖是指对不涉及刑事案件的异常尸体(包括原因不明的突然死亡,各种事故引起死亡的尸体)进行的解剖,一般由监察医实施行政解剖(监察医制度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开始的,1946年引入了美国Medical  Examiner’s System,在日本建立了监察医制度,1948年在东京建立了监察医务院,是东京卫生局的附属机关,主要对东京23个区发生非自然死亡尸体进行解剖或验尸,查明死因。目前,东京、大阪、横滨、名古屋、神户设有监察医务院专职从事行政解剖,其他道、府、县行政解剖委托医科大学医学院法医学教研室)。司法解剖是对凶杀、伤害致死、过失致死等引起的死亡案件时进行解剖,一般由医科大学或大学医学院法医教研室的法医学者实施司法解剖。

在欧美发达国家对法医工作有各种法规规定,例如英国有验尸官法,验尸官规则;前苏联有“医学鉴定人条例”、“法医学尸体检验规则”,还颁布了“法医学鉴定实施规则”,其中涉及到有关法医学鉴定鉴定人的权利与义务、法医组织机构、法医学与法化学物证检查、法医门诊和法医妇产科检查第一系列法规;前苏联人民委员会颁布“关于加强与发展法医学鉴定措施”的法令,命令重视法医服务组织的改善和法医人员教育的加强。德国每个州都有自己关于法医的立法规定,内容大致相同。日本按照“户籍法”规定:“……对异常死与变(暴力)死须经尸体检验开具尸体检案书”;在日本刑法规定“变死(暴力死)尸体未经检验视而埋葬则科以罚款;《医师法》规定,医师遇到异常死24小时向警方报告,违反此义务科以罚款,基本上国外一些发达国家都有自己的法规规定。

二、       我国法医学鉴定体制及立法问题

我国目前仍无统一独立的法医学鉴定体制。法医学鉴定分散在公安、检察、法院、医学院校法医学系、政法院校、司法鉴定研究所及相关的鉴定所、鉴定中心、法医门诊等。各省、市和自治区公安厅、局及其下属各市、区、县公安处、局均设刑事技术部门有专职法医。有的省、市、自治区公安部门还附设刑事技术研究所或法医鉴定中心。公安系统法医主要从事刑事案件的现场勘查、尸体检查、活体检查,各省、市公安局还有一支专门从事毒物分析和物证检测的工作人员队伍。

司法部在上海设有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受理全国各地送检的案件鉴定、科研和培训工作。

最高人民检察院设有检查科学技术信息研究中心,指导全国各地人民检察院的技术工作,受理本系统和其他系统委托的检验鉴定。各级人民检察院设有技术处或室,有的还设研究所,有专职法医,开展部分案件检案和鉴定工作。

最高人民法院设有司法鉴定中心,受理全国各地高级人民法院委托的诉讼案件的检验鉴定。地方高级人民法院均设有司法鉴定机构,绝大多数中级人民法院和有条件的基层法院也设有检验鉴定机构,有专职法医。

1979年起,各地公安、法院、检查等部门有的还相继建立了法医门诊,个别的还发展成法医医院,主要从事活体检验及评定伤残等级。

各地医学院校几乎都有法医学教研室,在综合性大学内的医学院设有法医学院、法医学系除教学、科研外,接受政法机关委托也从事尸体、活体和物证及毒物分析的鉴定工作,有的还接受律师或当事人委托进行检验、鉴定。政法院校也开设法医学课,有的还附设司法鉴定中心受理检案。

由于我国多系统的法医鉴定体制,没有统一的法医管理机构,再加有些部门看重法医鉴定的经济效益导致一个城市多达十余个,甚至多达二十余个鉴定单位,常常出现一个案件多家鉴定,出现不同鉴定结论的后果,给案件审理带来很大的麻烦。我国从中央到地方各系统均设有各种类型的法医检验鉴定部门,但迄今仍无法医法和与之相关的程序法以及全国通用的一套完整的规章、标准、制度,这与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法医学事业的发展很不适应。

我国是社会主义法制国家,依法治国是建国方略,所以一切都要依法办事。法医学是为法律服务的,首先要制定好法医师法,这是完善我国刑事、民事、行政诉讼法的需要,也是统一、规范我国法医鉴定体制和工作的需要,更是稳定我国法医队伍、提高法医素质、提高法医学鉴定质量的迫切需要。

法医工作是为法律提供证据的,法医工作必须按照法律规定来开展和实施,必须有法可依。我国关于法医的立法应对法医的学历和资格要求、考试及考试办法,法医应有的职业道德,权利和义务,法医病理学验尸的种类和要求,法医工作应有的条件、装备,法医工作的奖惩和工作失误的处理办法;以及保健待遇与法医人员的经济待遇等等,均应做出明确规定,使我国法医工作更加标准化、规范化。为了制定我国的法医法,法医工作者有责任根据自己的实践体会,向有关方面提出建议、提供资料、发表意见,并协助制定和使之完善。

除法医法外,法医病理学工作者有权利对我国目前的医疗事故处理办法、尸体解剖的有关立法、安乐死的有关立法、交通事故检验的有关立法、工伤事故的有关立法以及其他有关问题的立法进行研究,并提出建议和意见,使我国社会主义法制不断健全,也使法医工作有法可依,工作人员积极性更得以发挥,工作人员素质及工作质量也更为提高。

第五节              法医病理学工作者的培训、工作条件和保护

一.       法医病理学工作者的培训

1、国外法医工作者培训情况

日本 无法医学专业或法医病理医师专业教育,培养法医专业医师的主要途径有三种:① 青年教师在司法解剖、教学和科学研究中培养;② 通过在医学院校攻读博士学位;③ 必要时到国外培养。

英国  17所大学医学院设法医学科,并对医本科开设法医学课程,医本科毕业后有志于报考法医病理医师证书的,需在被承认的病理或法医学科至少工作3年,并提供证件及个人检验的法医尸检案例,再经考试合格,最后还需提供20个解剖案例和一篇文章,并经实践考试、口试、笔试,合格者可发给法医病理医师证书。

德国  医学本科生必定要修法医学,考试不合格不发医生执照,医学生进入临床学习第二年在导师指导下,利用课余时间可进行攻读法医学的博士学位,毕业后进修5年(病理1年、精神病0.5年、法医学研究3.5年)经考试合格可获法医学专业医师证书,在此期间要求做500例尸体解剖并包括组织学检查在内的临床病理解剖100例,复杂鉴定书30例,并且还要求出庭作证和咨询200次以上。

美国  医学本科生几乎没有法医学课程,在美国法医病理学是病理学的分科,因此必须经过3年的病理解剖学或3年临床病理学的培训考试合格取得病理医生资格后,再进修1年法医病理学,经考试合格才能取得法医病理医师资格,在一年内完成500例尸解,并在导师指导下学习法医人类学、牙科学、毒物学、血清学等相关学科技术,经笔试、大体标本、组织切片、组织器官和创伤照片等考试合格,才能发法医病理医师证书。

前苏联 各医学院校的医学系、药学系、儿科系、卫生学系都将法医学定为必修课,而且学时数很多。医学院毕业生凡拟选择法医学鉴定人职位者均需经过医师进修学院法医学教研室培训5个月,然后参加法医实践学习检验经验,并参加一些由医师进修学院和莫斯科法医学研究所组织的短期法医学业务培训,直到积累了足够的经验,经过国家考试取得法医学鉴定人证书。

2、我国法医工作者培训情况

50年代我国各医学院校均设有法医学教研室,并向医本科开设法医学必修课,文革期间均因多种原因停办。1984年教育部向各医学院校发出增设法医学必修课决定,规定对医本科开设法医学必修课程,教学时数50学时左右。1984年教育部、司法部、公安部、财政部联合发文同意全国六所医科大学(中山医科大学、上海医科大学、西安医科大学、中国医科大学、华西医科大学、同济医科大学)成立法医学系,并招收法医专业本科生,学制6年。目前,还有山西医科大学、昆明医学院、皖南医学院、洛阳医专、苏州医学院、温州医学院均已设法医学专业,并每年招收法医专业学生。1981年以后研究生教育和学位教育是法医学专业毕业后教育的主要形式。

除本科生、研究生正规培养外,近年来对法医队伍进行了毕业后教育,加强法医队伍的培训和提高,各大院校、研究所开设各种法医学进修班,硕士课程进修班、法医助教进修班、高级师资进修班为我国培养了大批法医专业人才。

中国法医学会、中国刑事科学技术协会和地方学会或协会以及大专院校、科学研究所还举办定期或不定期的全国性或地方性学术交流会。从上述情况来看,我国法医人才培养已有多种途径和相当规模,并取得很大成绩,较彻底改变了80年代初期法医队伍整体水平过低、参茬不齐现象。但法医病理学作为一门社会应用科学来讲,仅靠书本知识和实验室操作不行,必须坚持理论与实际相结合、提高与普及相结合。在正确理论的指导下,要更多的结合实际案例深入现场调查、勘查、检验尸体,带着问题学习,借鉴病理学、临床医学等有关学科的理论和技术,争取多作全面系统的法医病理解剖,提高识别暴力痕迹和病变的能力,掌握观察病理组织切片能力,并能做出病理诊断。在大城市的公安局应投资建立法医病理解剖学检案、研究、培训、实习和资料积累以及学术交流的基地,使之成为我国各地培育法医病理学人才的摇篮。当然,有条件的单位,特别是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也应加强法医病理学的实验研究,但是实验研究的目的也是为了应用,其成果必须尽快转化成指导法医病理学实践的理论或方法,成为推动我国法医病理学走向世界科学前沿的动力。

二.法医病理学工作人员必要的工作条件与保护

1、法医病理学工作人员必要的条件

现代法医病理学与古代法医病理学的区分在于是否开展尸体解剖。开展尸体解剖需要一定的工作条件,特别是交通工具、运送工具(运输尸体)、通讯设备(现场与解剖室的联系)、冷藏设备、解剖室的建设及其所需的必要设备(通风抽气、冷暖装置)、记录设备(摄影、录相、录音、电子计算机系统)以及现代化的实验室(组织学、免役组化及毒物分析实验室)等,都要求逐步完善,才能使法医病理学工作适应现代发展的需要。

尸体解剖应在设备完好的解剖室进行。对于高度腐败的尸体,应有特殊通风抽气的解剖室。解剖室必须有水泥或不锈钢的解剖台、良好的通风和照明、供水和排水设备、摄影装置等;有条件的地方可安装恒温设备。解剖室应有消毒设备如紫外线灯;还应备有必要的消毒药物,以备在解剖人员意外受伤时进行紧急处理。在当今枪伤案件不断增多的情况下,大城市的解剖室还应逐步建立X线设备。

我国过去由于法医验尸工作未能广泛开展,加以经济落后,许多城市尚未有法医解剖室。有些法医在露天野外进行尸体解剖,风吹日晒,还有蝇虫骚扰,这一局面亟待改变。法医病理学工作者应积极向上级提出要求,建立合适的解剖室,逐步改善工作条件。在有条件的城市相关部门应设有法医病理学实验室,需备有组织固定、脱水、包埋、切片、染色等病理解剖学实验室常规的仪器、设备并应有法医人类学骨骼检查用具以及硅藻检查、简易生物化学检验设备等。除此外,还应建立组织学实验室、免疫组化甚至分子生物学实验室,并应有相应的毒物分析实验室。

2、法医病理学工作人员的保护

法医病理学的工作人员在实际工作中大部分时间是面对尸体,不仅环境艰苦,工作条件较差,而且危害法医工作者的因素又很多。因此加强自身保护和环境保护非常必要,而且这两种保护又紧密相关,个人保护不好,不仅危及个人,也会传播给人群,危及社会环境。所以说,法医的劳动保护不仅是个人问题,也是环境保护的社会问题。。

现场勘验中的保护: 法医病理学工作者所到的现场,有时情况相当复杂,例如在有塌方危险的悬崖峭壁下的尸体、在含有有毒气体的山洞或地窖的尸体、与电源或高压电线接触的尸体、在遗留有爆炸物体的现场等等。对各种有危险因素的现场,法医应充分考虑可能的危险性,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既不应害怕,也不可莽撞从事,造成无谓的牺牲。

腐败的尸体: 尸体腐败后主要产生硫化氢,这是一种神经毒,接触上呼吸道或眼结膜后与细胞内外液中的钠离子结合成碱性硫化钠,直接发生持续性刺激和腐蚀作用,使眼睛发热、疼痛、瘙痒、有异物感,视物模糊;上呼吸道有流涕,鼻咽部有灼热感。长期接触腐败尸体产生的有毒气体和令人厌恶的腐败形象也会造成不良心理,降低对职业兴趣。

微生物: 腐败尸体含有变形杆菌、枯草杆菌、绿脓杆菌、酿脓链球菌等腐败菌。这些细菌在特定的情况下,可引起食物中毒、肠炎、创伤感染等病变,枯草杆菌还能引起严重的全眼炎。当人体抵抗力低下时,有些细菌可引起脑膜炎、菌血症。法医病理解剖偶尔遇到传染病死者,他们体内带有大量致病微生物,其中既有结核杆菌、痢疾杆菌或各种烈性传染病的病菌,也有各种病毒,如乙型肝炎病毒等。

对爱滋病的防护: 法医病理学者检查的尸体可能有吸毒者、同性恋者、长期嫖娼等等,爱滋病的主要发病者就在这些人群中。故法医病理学尸体解剖时要特别注意采取对爱滋病的防护措施,应有具有设备先进单独的解剖室,解剖者除了戴面罩、口罩、较厚的手套、水靴外,电锯也应有防护罩以防止锯骨时组织碎屑的飞扬。解剖用具在解剖完毕后如果要保留再用,必须经过认真彻底的消毒,解剖室的地面也要用消毒药水消毒。

3、法医病理学工作人员的劳动保护

保护的目的是为了更好、更有效的工作。事实上,我国广大的法医工作者过去在简陋条件下,以敬业奉献的精神,一直在克服困难,忠于职守,不怕脏,不怕累,承受着巨大的肉体、精神压力,兢兢业业地努力工作,为诉讼活动提供了大量的证据,功在千秋。法医病理学工作的个人劳动保护和环境保护应纳入各级管理部门的议事日程,也要求每个法医病理学工作者要从自我做起,力争能尽快得到改善。

尊敬尸体:应让所有参与尸体解剖和在场的人应明确认识到尸体解剖是严肃的、科学的,不能用粗俗的态度或语言对待尸体。在尸检时,既要增强消毒观念,注意自我保护,也要增强环保意识,注意环境保护。检验和解剖尸体时,应严肃认真,全神贯注地进行观察、检验,并注意语言和行为均不能粗俗。主刀的人应接受过严格的专业训练,持证上岗,参与解剖的人必须是法病理学工作者医或其他医务工作者。禁止在场人闲谈。

勘察现场时:不要裸手触摸尸体,在死者衣兜内查找物品时,要用器械夹取,防止被注射针等锐器致伤手指皮肤;提取血迹、分泌物等人体物证时,必须使用器械并包装、密封,防止泄露、污染。

按国家标准规定的程序:熟练的掌握尸体检验和尸体解剖的术式。一切操作要规范,动作要轻巧准确,禁止使用暴力或采取不当的姿势解剖尸体。解剖的全过程应防止血液飞溅,随时清理血污,保持工作面的整洁。

⑷防止细菌、病毒扩散: 为防止细菌、病毒等分散在空气中的微生物以气溶胶粒子状态吸入人体或附着在皮肤和衣服上,检验尸体时应穿着制式反穿衣及白大衣、手术帽、口罩和乳胶手套,必要时,应内衬白衣、白裤,外加前褂(围裙),戴面罩、防护眼镜,穿长筒胶靴。在操作时应尽量避免尸体血液或污水等沾染工作服。

提取检材应及时固定:提取内脏器官的组织后要及时用10%甲醛水溶液固定;不需固定的检材要用容器妥善装好密封,并多加几层塑料袋防护。

妥善处理尸体解剖后遗留物:尸表检验或尸体解剖留下的废弃物和被污染物应集中在一起,根据情况,或就地装于垃圾袋处理(注明是污染物),或焚毁、深埋,以防止污染环境或造成二次污染。疑有烈性传染病时,要报告防疫部门,除对尸检现场和污物以及有关人员进行消毒外,必要时采取隔离和预防措施。

尸检用的器械清洗与消毒:尸检用的器械要用清水洗去血污后用常规方法消毒,尸检用的工作服也应清洗、消毒。如在尸检过程中发现手套破损或皮肤受伤应立即作局部清洗消毒(70%酒精或碘酊),疑有烈性传染病时应作预防注射。

保护环境: 在旷野解剖尸体时,应远离江河,切记不要污染自然水源,可取水置于上述挖掘的清洗坑中使用,污水连同废弃物一起在渗水坑中焚毁、深埋,必要时也可消毒。

第六节            法医病理学鉴定人出庭作证

鉴定人出庭作证不仅对专业技术工作的发展有促进,而且对鉴定

人的技术水平和业务能力也有推动作用。

(一) 鉴定人以诉讼参与人的身份出庭作证

鉴定人属于自然人,但我国的专职法医学鉴定人分属于公安、检察院、法院等单位在编人员;当法医以诉讼参与人的身份检验鉴定和出庭作证时,其鉴定活动仅代表其本人,而不代表某一机关,他们仅是某一机关指派或聘请的具有专门知识的人。

(二)提供诉讼证据

《刑事诉讼法》第46条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证据在诉讼活动中的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证据也是诉讼活动的中心。在我国鉴定人出庭作证时,是以诉讼参与人的身份向法庭阐述并展示鉴定的科学依据和结论,为审判提供现代法庭科学的独立证据,为法庭控、辩、审的质证和认证服务,刑事诉讼证据必须具备有三个基本属性:① 正确反映客观事实的客观性;② 提供与案件有某种内在联系,并对案件有实际意义的关联性的证据;③ 证据的收集要有合法性。

(三)证据必须经过查证,才能作为立案证据

鉴定质量的好坏与鉴定人的品质、学历、知识、能力和经验都有直接关系,一般认为,鉴定人应认真负责地工作,实事求是地分析案件,应得出正确鉴定结论,鉴定结论作为一种独立的科学证据应该是正确的。但下例几种情况会影响鉴定结论:

1、鉴定人的技术水平不高,业务能力较差,对委托的问题没有经验,采用的技术方法有误,导致错误的结论。

2、鉴定人缺乏严谨的科学态度,观察不全面,解剖不彻底,记录不详实,有遗漏,导致鉴定结论不确切、不可信。

3、在调查研究时偏听偏信,或因行政或他人干扰得不出客观的分析结论,甚至为达到某种目的做出伪证行为。

(四) 鉴定人出庭作证前准备

鉴定人出庭前要做好以下准备:

1、明确自己是否与本案是否有某种关系,如有应提出回避。

2、鉴定人在出庭作证前应熟悉鉴定书内容,做好庭上有可能提出的各种问题的准备。

3、鉴定过程中所有材料准备随时调用(尸体解剖标本、组织切片、勘查、笔录、鉴定书、照片、录音带、录像带等)。

4、出庭作证鉴定人要有心理准备,明确自己在庭审中的地位和作用,对法庭提出任何激烈的质证和辩论应该有承受能力。

5、出庭作证的鉴定人应注意礼仪,着便服,做到得体、大方、整洁。

(五) 出庭作证的鉴定人要严肃认真,实事求是地向法庭报告鉴定结论,并围绕鉴定结论回答控、辩、审三方提出的有关问题。因此,鉴定人出庭作证时要注意以下问题:

1、应提前到达法庭 到法庭后要进入角色,确保自己的思维和形体活动与庭审同步。

2、遵守法庭纪律,听从审判长的指令,如实回答审判长提问鉴定人的姓名、职务、职称以及学历、经历、业绩等问题时应如实回答。

3、鉴定人作伪证应时刻牢记“凡是伪造证据、隐匿证据或者毁灭证据的,无论属于何妨,必须受法律追究”的条款,把如实提供证据的原则贯彻于诉讼活动的始终。

4、要有正确的逻辑思维和应变能力,在庭上尽可能回答问题时做到简练、精确,切忌冗长,繁杂的口语,口齿要清楚,不能以点头、摇头或手势代替语言。同样避免使用“我认为”、“我猜想”、“我推测”等词句。

5、鉴定人在庭上要接受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经审判长许可均可向鉴定人提问,尤其律师提的问题最多,采用一个问题从不同角度询问,寻找漏洞,其目的想找出破绽,此时鉴定人应冷静,不急不躁,做到有理、有力、有节回答问题,千万不能感情用事,陷入某些细节毫无意义的争论之中,或夸大自己的鉴定作用。

 

 

 

 

 

 

 

 

 

 

 

 

 

思考题:

1.            法医病理学研究范围有那些?

2.            法医病理学尸体检验的任务包括那些内容?

3.            法医病理学工作者在实际工作中应具备怎样的工作态度和职业道德?

4.            我国及国外古代法医病理学发展情况及鉴定制度如何?

5.            我国及国外近代法医病理学发展情况如何?

6.            法医病理学工作者在鉴定过程中怎样书写现场勘验记录、尸体检验记录?

7.            法医病理学鉴定的档案及标本如何保管?

8.            法医病理学工作者检验过程中应注意那些?

9.            法医病理学鉴定书应包含那些内容?

10.        国外法医鉴定体制与我国法医鉴定体制有何区别?

11.        法医病理学鉴定人出庭作怔应注意那些问题?

12.        法医病理学工作者在尸体解剖鉴定是怎样防护和保护自己?

 

 

 

 

 

 

 

 

 

 

 

 

 

 

 

 

中英文对照:

1 意外致死(accidental death

2 尸体解剖(autopsy

3 死亡原因(cause of death

4 验尸官制度(coroner’s system

5 致命创(deadly wounds);

6 推断死亡时间(estimation of time since death

7 法医调查员(Forensic investigator

8 他杀(homicide

9 死亡方式(manner or mode of death

10.死亡方式不明(manner of death unknown

11.医学检验人(medical examiner

12.医学检验人制度(medical examiner system

13.医学检验人办事处(office of chief medical, examiner,CMEO

14.法医病理学(pathology

15.个人识别(personal identification of the deceased

16.检查官制度(procurator-fiscal system)

17.现场勘查(scene investigation

18.自杀(suic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