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责任与领导力

中国学生如何培养“常春藤”最看重的领导力?

发布者:刘亚琛发布时间:2016-03-28浏览次数:81

近年来,申请常春藤名校的学生家长发现:即便你的孩子SAT考满分,也无法确保获得哈佛耶鲁等名校的青睐。一位女儿在上海某重点中学就读高三的家长顾女士曾在今年一月接受采访时表示:“2014年女儿几个同学的SAT考了2300多分,甚至有一个考了2400分,结果统统没有被美国名校录取。”

  记者走访了一些留学申请机构和语言培训机构后发现,在今年美国大学首批申请者中间,不止一位SAT满分的学生被拒于美国“常春藤”名校。相反,几位SAT在2200分左右的“中等生”,却收到了名校的offer。

  前耶鲁大学招生官Lloyd Peterson向外滩教育的记者解释说,类似耶鲁这类名校在录取过程中,除了要求成绩优秀外,极为重视对学生领导力的考察。“这种能力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学生发掘自己的兴趣点,持之以恒,最终才能成为一个有主见、有影响力的领导者。”

  领导力正是中国申请者的一块软肋。由于缺乏这方面的经历和经验,学生只能在申请文书上寥寥数语,描述自己参与的一些美国常见的社区公益活动,或者罗列自己参与创办的一些社团名字,大多千篇一律,让精明的名校招生官产生阅读疲劳。

  近日,一场有关“青年领导力”的论坛在沪上举办。这是英孚教育青少儿英语在上海举办的第二届“全球学生领袖峰会”的一场分论坛。十多位从哈佛大学和耶鲁大学远道而来的大学生也参与其中,他们的任务是在本次峰会中担当500多位中美中学生的导师(mentor)。

  哈佛耶鲁学子介绍,把“领导力”按照不同领域细分后,可以更好地在自我擅长和熟悉的领域发挥领导力。一位来自耶鲁的女生戴一顶西部牛仔的草帽,她介绍说自己从小玩吉他,她想要讨论的话题是“音乐领导力”,一位在耶鲁学经济的男生抛出他的话题为“危机领导力”,与此同时,还有“社区领导力”,“商业领导力”,“艺术领导力”等等。

  “请描述一下你眼中的领导力。”在小组讨论中,哈佛大学的志愿者开门见山,抛出了一个问题,随即,中美高中生展开了激烈的观点碰撞,沟通能力、执行力、愿意牺牲、责任感等核心词被频频提及。

  论坛结束后,记者采访了来自哈佛大学的大四女生Metok Hughes,一位地地道道的美国女孩,以及一位来自耶鲁大学的大二男生Zhihong Xu,这位中国男孩出生在合肥,五岁时随父母赴美求学,中英文都很流利。

  如今活跃在哈佛耶鲁校园的天之骄子,他们在中学期间究竟如何培养领导力?

耶鲁学生Zhihong Xu

耶鲁学生Zhihong Xu

  B=周一妍

  M=哈佛学生Metok Hugnes

  Z=耶鲁学生Zhihong Xu

  B:你们眼中领导力是怎样的一种能力?

  Z:在我看来成为一个好领导有三点很重要:你,你所说的,以及你的听众。

  你是如何为人处世的,你想要表达什么?我要让这些人做些什么。你要如何表达才能使自己的意思简明清晰的传递给你的听众,并让他们完成一个特定的任务。而且你要明白你的听众群是谁,不然你无法使你的意见更加有效、更有针对性。在我看来你的所作、所言、以及对听众群的清楚认知是作为领导的最重要的三点。

  M:是的,我非常同意他的话,这真是个很棒的回答。我觉得大部分时间大家都觉得领导力就是一种自信以及告诉其他人应该做什么的能力。但是在我看来,作为领导最重要的能力就是倾听他人,并且能够换位思考。要学会设身处地的思考,从而帮助他人更好的解决问题。

  从我自己的实际经验来看,一个好的领导要能做出快速决定。很多情况下你都需要在短时间里快速做出决策而不是说,“哦,好吧,这就是我想说的!哦不,等一下,刚刚我只是在开玩笑而已”这样的话没有人会相信你。所以一个好领导要有激情,要能换位思考,也要能快速决策。

  B:请两位谈谈各自在高中时期培养领导力的经验?你们认为领导力如何帮助丰富了自己的高中生活?

  Z:我先说说我是如何在高中开始并充当领导者,主要通过两种方式。一是田径。我在田径队是队长。是的,因为我经常练习跑步。我觉得运动可以帮助你培养一套非常独特的沟通技巧,成为一名可以激励他人的leader。因为你有一个团队,团队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要赢,对不对?那么,你如何让你的队员在思想上做好准备,朝着你希望的方向前进。

  然后,第二,可能也算一个领导者——我曾担任过急救员。我曾在救护车上应对紧急呼叫。当时我16岁,在危急的时刻作领导者是很难的,因为你必须随时准备在适当的时间挺身而出。在如果你是第一个到场的人员,你需要迅速认清形势,懂得如何应对病人,同时协调警方,消防部门和应急部门。所以,这就是我高中期间担任过的领导角色。

  M:我的领导力表现在音乐和艺术方面。在高中时,我拉小提琴,并且在乐团里担任了几年顾问,参加了许多比赛。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你要领导你热爱的东西,这会是你自然而然地成为一个领导者,因为你是发自内心的爱着这个东西。

  举个例子,你在一场音乐会上担任乐队首席,如何才能打动观众?需要用你的力量,好的音乐是需要力量的,没人想听无力的音乐。所以你知道,你要付出比别人更多,更投入才能打动他人。

  B:在你们看来,中国学生和美国学生在领导力方面有何不同?

  Z:我并没有什么资格来谈论中国学生的领导力如何,但是我知道的是领导力有时候是需要一种快速应对能力的,而我注意到有时候一些中国学生在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可能缺少一种激情与创造力。我认为这也因为文化与社会存在差异,不能说中国的学生领导得怎么样,但是我认为中国学生领导的机会要比美国的学生少。

  M:我觉得这次活动很酷,很令人兴奋。因为既有中国学生又有美国学生,我们今天有一个活动每个人都必须上台演讲一分钟。中国学生谈到的都是一些很有趣的事情而且与我看问题的角度完全不一样,十分新鲜。但是我注意到可能存在语言障碍,因为大家都用英语交流,中国学生说的没有美国学生那么多。我觉得这就是要求学生能建立一种沟通上的领导能力,帮助他们更清晰有力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也就是说,想法很重要,但你要学会“出售”自己的想法,并说服别人。这就像销售,你要表现出一种魅力能吸引别人听你说话。

  我觉得中国孩子的有些想法很有趣很吸引我,这很棒,但是他们自己似乎不那么相信自己的想法,缺少了一种表达的自信,让我觉得很可惜。我觉得美国孩子天生就有这种自信的能力,但我却不能在中国孩子身上马上发现它。

右边是哈佛大学大四学生Metok Hughes

右边是哈佛大学大四学生Metok Hughes

  B:你觉得领导力是否与性格有关?外向的人是否更容易成为校园的领导者?

  Z:我觉得并不是说每个人都应该成为一个领导者,成功的定义应该基于能力,你可以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变得非常成功,取得很大的成就,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去领导别人,领导力也并不属于每个人。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性格并不是决定性因素。

  M:我也觉得这是两个不同的东西。大家普遍认为一个好领导者应该是个能把大家聚集起来告诉大家应该做什么的人,可是在一个小组里,也需要能使对话顺利进行下去或者完成任务的人。我觉得我就是这类人,而非那种从头到尾一直光芒闪耀的发言者。所以我认为这是不同的领导力,你需要看哪种最适合你。最重要的是说,你需要了解你是怎样的一个人,你能做些什么,因为你并不能将自己变成“不像自己”的人,要找到你自己最适合的方式。

  B:对于想申请哈佛耶鲁的中学生来说,领导力具备与否,对申请产生哪些影响?

  M:我想说的是,哈佛和耶鲁的目标并非招到成绩最好的聪明学生,而是想要培养未来的领袖。并不是SAT成绩和GPA越高越好。

  大家可能听说今年很多SAT满分的学生都被拒了,招生时,当成绩达到录取线后,分数高低就不再重要了,学生的综合素质是招生老师更为看重的因素。至少这是我的看法,我们需要领导型人才。

  可能两国之间存在一些差异和不同,我的学校可能没有模联或者辩论队,所以我没有这个机会去领导他人,但是如果有这个机会,你应该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领袖,如何带领你的团队走向成功,这是非常困难的。

  我觉得哈佛和耶鲁想看到学生拥有领袖气质。比如说你在做一个关于如何优化环境的社区公益项目,学校希望看到的是你如何做这件事,如何与他人进行互动,是否能够勇敢地走出去,长期坚持并取得成功。

  B:我在这个论坛上第一次听说如此多的领导力:比如商业领导力、音乐领导力、危机领导力。你们是如何在中学时接触到这些领导力领域的?

  Z:所以你需要走出去,明确自己想要成为这件事的领袖,你要投入所有的激情。你需要找到一个你最喜欢最热爱的事情去做。我知道很多孩子会对各种各样的事感到兴趣,但是你需要找到你最爱的那个。

  B:能否用自身举例,讲讲如何找到自己最感兴趣的项目?

  Z:我觉得还是出国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家里人之前并没有任何体育方面的天赋及经验,但在高一前的暑假,我觉得我需要组建一个自己的团队,能与之沟通讨论,参加各种社交活动。这不仅仅组成了一个团队还构建了跨国友谊,因为你与这些人在一起那么久,同甘共苦。一旦你经历了,你就找到了自己激情所在,这也促使你成为一个领袖。

  M:所以对我来说,我从六岁开始拉小提琴并且一直坚持练习。我每天都练习,在周六我大概花8个小时。但是对我来说,时间并不能代表一切,一直执着于时间只会使你感到疲惫,你要知道的是你真正努力了多久。这也是大学希望看到的,它们不想看到你在上面白白磨了多少时间,而是你实际努力付出了多少。所以这也引导我看到了这就是我真正所热爱的。

  Z:我也十分同意,质比量更重要。我也会参加一些活动,在上面花了很多时间,但我认为需要强调的是投入精力的质量。可能在一到两件事情上我很有兴趣做得突出,但是假设我有八项活动要参加,那如何分配精力和时间在这些活动中都发挥作用就变得很重要了。

  B:你从6岁就开始练小提琴。从什么时候发现是自己喜欢的,而不是妈妈喜欢让你这么做?

  M:我记得有一次,我和妈妈一起练琴,我突然说我不想再练了,妈妈说:“好吧,我们把你的小提琴卖掉吧,我没有关系。”我立刻反对并且感到害怕。这时,我发现我确实喜欢小提琴。我有许多朋友小时候一起练琴,但是他们上了高中之后就和家里说:“我不干了”。但对我来说,这是我喜欢的事情,我会继续。

  Z:你不能照着别人的路走,你要找到属于自己的路。你不能一味按照父母的要求走,你的父母并不能代替你读大学,你要自己来。因为我的堂兄弟是个中国学生,现在来美国留学。他对此其实并没有多少热情,他来这里念书也只是因为他妈妈告诉他要这么做。他们需要找到他们真正喜欢的东西。

  B:能否给中国高中生一些意见?除了社区服务之类的,还有什么能帮助中国学生提高领导力?

  M:我希望他们能找到让自己产生共鸣的事。对我来说,一旦发现了我真正在意的事情时,一切皆有可能,我会投入最大的努力和注意力去完成它,这对我来说就是领导力的体现,你需要拥有发自内心的行动力,我认为这对我的帮助很大。

  Z:我觉得,大量中国家长会要求自己的孩子去做这做那,孩子们去做只是因为那是家长的指令。这不是培养能力的有效模式,在未来你可以拥有各种各样的头衔,但是这些并不能真实反映你的激情和动力。所以你成为某方面的领导肯定也不是因为别人的要求。以Metok为例,她对于演奏确实充满了激情,全身心投入才是重要的。这并不是任务,那是她真正喜欢的事情,她从中是得到快乐的。

  B:能否告诉我你们毕业于美国哪所高中?

  Z:我是从一个公立高中毕业的,有些大课,300多学生在一起上课。这是个很不错的公立高中,每年也有2-3人进常春藤大学。

  但我觉得学校并不是关键,并不在于说你就读哪所学校就可以有什么样的成就,有人读普通学校,也有人每年花4万美金读私立寄宿学校。但是最终起决定性作用的是你是否把握好了机遇愿意迎接挑战,学校也会把这部分考虑进去。

  成绩好是很重要,但它不能保证让你进入美国最好的大学。所以学生在保证优秀成绩的同时,还要发展自己愿意为此付出时间与激情的兴趣爱好和社会活动。我们知道你有能力在哈佛或者耶鲁学得很好,但你是不是学校想找的领导人才呢?你是不是适合这里?你能给学校带来什么价值?哈佛耶鲁能找到同样2万多的学生,他们也会看书,也会考试,也会写论文……招生老师还会考察你是否具有领导力?是否会待人处事?是否善于团队合作?

  M:我也在剑桥一个公立高中读过书,我高二离开后去音乐学院专修小提琴,然后又重新回到了公立高中,因为我觉得在那里我有更多选择能找到我真正热爱的东西。所以,要勇敢追随自己的内心,并坚信自己的选择。


复旦大学版权所有